台北和雷德蒙德及匹茲堡的花費比較

coins

以前曾經寫過〈台大資工所與交大資工大學部的花費比較〉,紀錄自己學生時期的花費。時光流逝,年紀又增長了不少,也以不同的身份住過了許多不同的地方,消費習慣也有了巨大的轉變。於是就想再來紀錄一下各地的花費,以提醒自己多注意消費狀況一些,順便也給一些想出國追尋夢想的朋友一些預算的參考。

雷德蒙德的平均月開支

總是聽說國外雖然收入高,稅和花費也高,所以在台灣存錢比較快的說法,但一直到自己親身前往雷德蒙德生活了三個月後才有了實際的經驗。

當時是住在一個雅房裡,房租三個月 $1950 USD,交通費因為有公車卡的關係,只有去回的機場交通用了 Supershuttle 共 $100,花在吃飯上則是 $680,其他購買食物和生活用品花了 $705。或許因為第一次有了那麼多的收入,所以也亂買了一些技術書籍以及一台 Kindle,共花了約 $250。(其實當初還有付保險費,不過因為其他時期也沒有算入保險,故忽略此部份。)

於是,一個月的平均如下:

開銷類別 月平均金額
房租 USD$650.00
交通 USD$33.33
餐費 USD$226.66
日用品 USD$235.00
Kindle USD$83.33
總和 USD$1228.33

可以看到,就算交大生活期間的花費包含了教育費和矯正牙齒的醫療費,在雷德蒙德的平均月開支依然是交大時期的 2.7 倍左右,台大時期的 2.1 倍左右。如果去除教育費和醫療費的話,則約為交大的 5.5 倍及台大的 3.8 倍(註:因為當初記帳時交大的住宿費跟教育費混在一起,所以交大的部份不含住宿費,故倍數估計可能偏高。)

雖然實習也有收入,但在扣掉了龐大的稅以及開支後,最後離開該地時,只剩下大約 $14,000 的存款。

那時為了避免國際匯款的手續費,就決定不跨海匯回,而是全數留在當地,但當地銀行利息實在太少,所以只留了能夠避免帳戶管理費的最低存款,其餘則買進了像是 VTI 和 VEU 之類的 ETFs,以期能賺取微薄的股利。

雖然 $14,000 連 CMU 一學期的學費也付不起,但放在當地的這份資金,後來就成了最初始的圓夢基金,為以後的方向定下錨點。

台北的平均月開支

因為工作後期為了留學花了大量的金錢進行學校申請和考試等等,為了避免偏誤,這裡就用工作第一年的花費來做計算。

那時為了省錢累積圓夢基金,是住在吳興街的老舊雅房裡,房租十二個月 $60000 TWD。交通費也利用減少旅遊和回家的方式,降到了 $3000,主要是在回家時使用。吃飯的部份雖然常吃有食安問題的 $50 便當,但還是花了 $50000,此外還有 $14000 花在了日常用品和婚喪喜慶上。因為常看病,所以也花了 $1500 的醫療費。買書則花了 $1600。或許因為終於出社會有自己的收入所以也亂買了一些像是新的桌電、平板,和 Netflix 之類的網路服務,就花了 $44000。最後因為持續投資,所以也產生了國際匯款費和手續費約 $3000。(註:這裡略過了勞健保的花費。)

於是,一個月的平均如下:

開銷類別 月平均金額
房租 NTD$5000
交通 NTD$250
餐費 NTD$4166
日用品 NTD$1166
醫療 NTD$125
買書 NTD$133
3C 相關 NTD$3666
手續費 NTD$250
總和 NTD$14758

可以看到,出社會後雖然沒有學費,但顯然因為收入增加,而使得消費水準也跟著上升了,尤其在 3C 相關花了不少費用,以至於跟含有教育費和矯正費的學生時期總花費相差無幾,大約介於交大與台大時期的中間。在雷德蒙德時期則約為台北時期的 2.6 倍。(註:此一小節皆為台幣計價,但本文其他地方皆為美元計價。)

匹茲堡的平均月開支

在匹茲堡滿了一年後,以 12 個月來計算。

在匹茲堡時由於預期學費十分昂貴,所以是選了住在客廳裡,當個廳長。房租十二個月約為 $6940 USD,交通費目前花了 $820 (這包含了尚未使用的來回機票,但不包含一開始的單程機票)。外食一共花了 $470,但採買食材共花了 $2240,日常用品花了 $970,醫療費 $200,書錢 $30,網路電話水電瓦斯之類的雜費花了 $850。因為手機壞掉以及持續亂買 3C 產品和一些線上訂閱,所以又多花了 $1500。(註:保險花了 $2720,不過因為其他時期也沒納入,所以不算入最後平均。)

註:之前誤把一些初期生活用品記入了食材的項目,修正後食材費用下降,而日常用品上升了。

於是,一個月的平均如下:

開銷類別 月平均金額
房租 USD$578.33
交通 USD$68.33
餐費 USD$39.17
食材 USD$186.67
日用品 USD$80.83
醫療 USD$16.67
買書 USD$2.50
雜費 USD$70.83
3C 相關 USD$125.00
總和 USD$1168.33

雖然亂買 3C 的程度超越雷德蒙德,但花費似乎稍微低於雷德蒙德一些,不過乍看之下這似乎單純是因為雷德蒙德只有短期的三個月,是以初期購買的日用品以及交通費平均下來顯得高了一些。令人意外的是雖然自己煮,可是餐費與食材居然還是相當於雷德蒙德,大概是因為當初都吃公司的午餐,而晚餐又常只吃生菜沙拉的緣故。又或者是來自日用品和食物兩者記帳並不總是分得很清的關係。尤其雷德蒙德時期的日用品也包含了部份的食物。

由於有 Stipend 的關係,扣掉稅和開支後,一個月還能存差不多 $1000,然而因為一開始沒有找到 funding,故付了部份的學費共達 $7000 左右,所以加上保險的花費,要連存 10 個月才終於達到收支平衡。而下個學年究竟是否能持續維持 funding 也還是有微小的變數。若是沒拿到學費減免,一個學期的學費就得付出 $22,500 左右,實在是難以安心下來。

結論

整體來說,身處國外,開銷確實大過台北不少,大約會是 2.6 倍的開銷。然而,這樣的開銷,也帶來了生活水準的提昇。像是現在雖然是住在客廳,空間卻遠比台北的小黑屋大多了。除此之外,在台北的時候總是吃一些可能有食安問題的 50 元便當,相當顯著的,在當時拉肚子或者腸胃不舒服的狀況遠比現在還多。若是以後回到台北,應該還是會改成自己煮,不會再繼續食用可能有食安問題的 50 元便當了。

15-780 - Graduat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 CMU 修課心得

ai

課程資料

15-780 - Graduat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開課:J. Zico Kolter, Nihar B. Shah

修課年度:2019 Spring

這個課程主要是介紹 AI 領域,並挑選一些有趣的主題深入探討。因為其他的課也有像是機器學習之類的深入內容,所以這門課特別挑了一些比較不同的主題來介紹。

課程的開頭先從基本的 search 教起,並介紹了 A star 搜尋演算法。之後開始深入介紹一些 optimization 課題,包含 convex optimization 的觀念、Linear Programming 以及 Integer Programming。在那之後進入一般的 Machine Learning、Deep Learning 以及 Learning Theory。接下來則介紹了一些 Probabilistic Modeling 的概念,像是 MCMC,以及 Adversarial attacks

後半部課程則深入講了許多 Game Theory 的概念,是筆者先前比較少了解的。此外也探討了一些 Social Choice 的課題,像是投票制度的數學性質等等。最後則稍微帶過了使用機器學習時要如何保持公平性的議題。

上課方式

兩名講者的講課方式稍有不同,第一位主要是用簡報講解,第二位則是使用黑板講解。上課的時候會有隨機小測驗,不管答對與否都能得分,以作為點名之用。

比較特別的是這堂課採用了一個叫做 Diderot 的系統作為繳交作業和討論的平台,而非使用較為常見的 Piazza 或者 Canvas。

考試作業

考試的部份除了平常的小測驗以外,還有一次期中考和一次期末考。難度感覺比機器學習簡單,不過也是有一定難度。考前會公佈考古題,但題目其實都不太一樣。考試是閉卷考,所以不能參考資料。

主要的作業有四個,還有一個團體期末 project。

作業的部份也是主要證明解題,加上一些程式題。證明題的部份比機器學習簡單,程式題的部份比機器學習難一些,但基本上不算複雜。

分組的期末專題可以自選任何主題,但需要與課程內容相關。需要繳交一開始的 proposal,期中報告,期末報告,和錄製 4 分鐘的報告影片。值得注意的是專題的佔分還滿高的(30%),期中期末考加起來只有 20%。

結語

整體而言感覺是學到許多有趣東西的課,作業的部份難度適中,寫起來還算有成就感,也不至於花去太多時間,給分也相當不錯。對筆者來說比較新鮮的部份是 Game Theory 和 Social Choice 之類的主題,還有像是 optimazation 的部份也學了不少。或許可為未來進修進階 Convex Optimization 課程打好基礎。筆者覺得算是值得一修的課。

10-701 - Introduction to Machine Learning – CMU 修課心得

computer

課程資料

10-701 - Introduction to Machine Learning (PhD)

開課:Pradeep Ravikumar, Ziv Bar-Joseph

修課年度:2018 Fall

這是一門非常數學的課,基本上就是以數學的角度來介紹機器學習這個領域。

一開始先從機率的角度切入,像是介紹一些 Bayesian Estimation; MLE; MAP 等等基本概念。然後就開始介紹各種機器學習模型:kNN; Kernel regression; Linear regression; Regularized, Polynomial, Logistic Regression; Decision Trees; SVM; Neural networks 還有像是 Ensemble Methods 等等。

上面說的比較多是 supervised learning,但也會提到像是 clustering、PCA、ICA 等等非監督或者是特徵轉換的方法。也有說到一些 learning theory 像是 VC-dimension 不過沒有講的非常深入。

最後則會把重點放在 Graphical models,像是 HMM, CRF, Bayesian network,還有講到一點點的 Reinforcement Learning。

上課方式

因為想修這堂的的人非常多,所以筆者只選到線上版的課程。雖然是線上版,不過還是要在上課時間上網看即時的轉播。講者會在上課途中隨機使用 Piazza 舉辦小測驗,用來計算出席分數,雖然即使答錯也有分數,不過筆者還是很認真的聽講並作答。但有些題目真的也有點困難。影片因為會錄下來,所以事後也可以複習。

上課主要就是使用投影片來講解。這學期是兩個老師合開,所以不同的主題會是不同的老師來教。

除此之外還有 recitation sessions,不過筆者通常沒去。而期中期末考前,會有一起解考古題的複習課程。不過實際上考出來的東西跟考古題根本不太一樣。

Piazza 課程討論區,平常有很多學生發問,助教也通常很快回答。作業則是透過 Gradescope 繳交。

考試作業

除了上課時的隨機小測驗有答有分外,還有一次期中考和一次期末考,是開卷考試。但難度算是相當困難。筆者或許是太久沒考試了,所以在期中考考了非常差的成績。幸好其他的部份還能補的上來。

作業的部份有四個,都是數學證明為主,但也有一些小程式。會提供 LaTeX 模板,然後最後要上傳 PDF。

整體來說程式的部份非常簡單不太花時間,但是數學證明就會花掉大量的時間。而且也頗有難度,所以並不容易拿到滿分。實際上筆者覺得這門課算是作業滿重的。

除了考試作業以外,最後還有一個分組 final project,從一些指定的主題當中選擇。筆者是選了 lip reading。Project 的部份感覺只要有花心力就能拿到基本的分數,並不要求做到有研究價值的 novelty。所以其實筆者在這個分組作業上也沒有花太多的心力。主要是要繳交一份報告,以及製作海報並向助教講解自己所做的東西,而不用繳交實際的程式碼。

結語

說起來筆者一直都沒有非常正式與完整的學習機器學習,當初只有在 Coursera 上上過了幾堂課而已,所以這次算是終於完整的複習了一遍基本的概念。感覺在機率性的解釋上終於有了比較好的理解。

有些部份其實覺得台大的機器學習基石技法講的比較詳細和容易理解,尤其是 SVM 的部份,考試前筆者還是用了以上兩個影片來惡補一番概念。

評分上,跟 Machine Translation 機器翻譯比起來,感覺這是一堂很可以拿到 A+ 的課。只是筆者期中考的太差所以其實也沒有拿到。

因為評分的項目非常的多,加上數學證明也很花時間,所以整體上這門課吃掉的時間應該是比 Machine Translation 還多了不少。

11-731 - Machine Translation and Sequence-to-sequence Models – CMU 修課心得

computer

課程資料

11-731 - Machine Translation and Sequence-to-sequence Models

開課:Graham Neubig

修課年度:2018 Fall

上課的內容可以在課程網站上找到:Machine Translation and Sequence-to-sequence Models

主要是介紹各種 deep learning 在機器翻譯上的技巧和應用,不過也會介紹一些比較傳統的機器翻譯方法。

主題包括一開始基本的語言模型Seq2Seq 架構、Attention、Self-Attention 和 CNN 等等。後來則有各種情境的訓練方法,像是同時進行多種語言的翻譯,如何處理資源稀少的語言,如何使用沒有標記的資料增進模型的效果,Subword 模型等等。

上課方式

筆者上的時候,講者會在每次上課的前幾天放出上課的講義。然後每次上課就會考一些簡單的關於該講義的題目,確保大家會預習。

上課的時候就直接使用該講義聊聊相關的話題,或者一起看一些相關的論文。感覺相對於事先設計簡報的課程,稍微比較沒有組織一些。但課程內容會引入許多新鮮的論文,所以能夠學到一些最新的技術。

有 Piazza 課程討論區,不過平常幾乎不太有人在上面發問。作業程式碼則是透過 GitHub 繳交。

考試作業

考試的部份就只有每次上課前的小考,通常是只要有看講義就答的出來,是屬於比較偏知識性的考試,而不會有數學計算之類。不過也有時候會碰到不太確定答案的問題。幸好會把最低分的幾次考試去除計算,所以小考要拿滿分應該是有可能的。

主要的作業有三個,都是團體作業,所以一開始就要分好組別。

第一個作業是實做基本的 sequence to sequence 模型來進行機器翻譯。助教會提供基本的程式架構,但實做基本上都要自己來,也不能引用現成的程式碼。

筆者修的時候因為之前沒用過 PyTorch,也沒實做過語言相關的 deep learning 模型,所以第一份作業花了不少時間。

第二個作業每次好像都會是不同的主題,筆者當初修的時候是沿用第一次作業的機器翻譯模型,去處理資源很少的機器翻譯。主要就是實做一些論文裡提到的方法,透過較多資源的語言來幫助較少資源的語言。

因為其實沒有指引實做哪種比較好,而且同樣不能引用已經存在的程式碼,所以能不能達到較好的效能也有一點運氣的成份。雖然我們是以基本的 LSTM 模型做為基底,但後來發現其他效能很強的組別大多都實做了 Transformer

最後一個作業其實就是 final project,可以做任何跟 seq2seq 有關的主題,同時也可以引用任何已存在的程式碼,基本上就是當作像正常在做研究寫論文一樣。我們這組是嘗試使用了 Capsule Networks 來進行機器翻譯。整體上來說其實花的時間反而比其他作業少,或許是因為期末太忙加上沒有明確評分規定,所以就自動放鬆了。

每一份作業都是要繳交程式碼和一份報告,不過期末 project 還要做個海報然後在某個時間和同學分享。因為作業會用到大量的 GPUs,所以也會分發一些 AWS credits,不過筆者的經驗感覺這些 credits 有點不夠,如果不是實驗室也有 GPUs 資源,或者是自己有 GPUs 的話,可能修起來會有點辛苦。

結語

事後回顧,雖然當初修起來有點崩潰,但其實若不是因為對 Seq2Seq 模型沒有任何實際的經驗,作業本身其實也不是太複雜。感覺若能事先寫過簡單的專案,應該能更加游刃有餘。

尤其,雖然不能引用其他人的程式碼,但是卻可以引用自己以前寫的程式碼,所以如果早就寫過 NLP 的相關應用或者就是做過了機器翻譯的專案的話,作業一和二或許是可以迅速完成的。而如果以前曾經自己實做過 Transformer,也會有相當大的優勢。

另外就是,由於是分組作業,所以難免有些溝通和協調的事情要煩心。可能也是當初覺得崩潰的原因之一。但或許也有人很喜歡分組作業也不一定。

評分上,感覺其實有點硬。雖然如果要達到 A 還算可行,但最後的 project 因為是當成真正的研究在評分,所以除非真的做了非常 novel 的東西,不然幾乎是難以得到 A+ 的。

在課程中能夠接觸到許多最新出來沒多久的論文,若是對機器翻譯有興趣,應該相當有幫助。同時透過實做,學到了機器翻譯的基礎技術。不過因為很多主題都是很快帶過,所以比較不像大學部的課一樣會很有組織的習得知識。而比較多自己摸索的部份。

整體來說,筆者在這堂課最大的收穫大慨是練習了很多 PyTorch 在 NLP 應用上的實做和實際訓練。對第二學期之後的學習有很大的幫助。

選擇興趣還是選擇前景?

play

「本來大一讀外語,但後來考慮到出路與前景,工作被取代機率高,還有家裡經濟等因素,就下定決心轉系了!」

如果只是靠著「因為讀外文會餓死,所以我要轉CS賺多一點」這種心態學程式,很容易在遇到瓶頸時因為無法突破而想放棄。

〈Re: [請益] 轉到資工不太適應〉

總記得我大學的時候好像還覺得興趣最重要,如果沒興趣就別讀資工不如選其他的領域,才能讓自己發光。可能還在 BBS 上筆戰過這個話題。

不過出了社會以後才發現,其實老是說興趣,實在太不現實。就像如果有人的興趣是旅行的話,根本也不見得能用這個興趣養活自己。更深一層的是就算可以養活自己,一旦這個興趣真的變成工作的時候,其實會有一定機率他就不再那麼有趣了。

比如說像是這篇舊文〈[閒聊] 興趣最重要?〉說的: 「這些當時我們都覺得是『興趣』所在的,有一天它變成了『工作』,似乎已經不再那麼有趣了…」

然而像當時一樣不太知道世界法則的狀態,其實在各種方面來說也很幸福呢。

雖然偶爾也會想勸告沒興趣的人們,應該離開尋找自己的天命。

但其實真正的現實是,很多其實沒興趣的人,在該領域的成就還是能勝過很多覺得自己有興趣的人。因為那些覺得有興趣的人,很可能在許多人生抉擇上,選擇了更符合自己的興趣,而不是更有發展性的路。理解了這點以後,就不太敢因為別人宣稱沒興趣,就鼓吹他轉領域了。因為搞不好他反而最後發展得很好啊。

能夠做自己興趣的工作,該是多麼幸運的事。但即使有幸找到這種機會。也常常會讓自己陷入兩難之中。

因為萬一做了有興趣的工作才發現即使自己投入那麼多,還是無法達到好的表現。或許也會因為太過在乎而挫折很深。如果是自己本來就不是很在意的領域,說不定遇到挫折,也比較不會難受。

以前還曾想過,若要低成本的實驗看看這個假說的方法就是去打工,然後打工的時候做得很不好,被老闆罵到臭頭。再來觀察自己的心理反應。不過最後也沒什麼時間進行這個實驗。

再來,就算待在有興趣的領域,也會有很多同領域中的職涯選擇,表面上看起來會是在快樂和發展之間的抉擇。

而當你想選快樂的時候,就會幻想社會有各種「應該要有上進心」、「要有國族大義」、「要有養家的責任感」等等之類的責備。使得就算其實你的物慾很低,還是忍不住選擇了相對而言可能稍微不快樂一點,但卻比較符合正常價值觀的路。那麼就讓自己陷入矛盾之中。若要選的是前途,為何待在有興趣,卻不是最有前途的領域呢?若要選的是快樂,為何卻做出實際上不快樂的職涯選擇呢?

不過也許許多選擇本來就是折衷,要維持完全的一致性,也是件難事。

而到底哪種選擇比較好,可能是見仁見智。

只是以前的我總是幻想,只要選快樂的那條,自然就會因為投入很多,最終同樣到達較有成就的結果。

但現在的我卻不那麼確定了。

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能夠在知道無法達到較有成就的結果的情況下,還是不畏他人眼光而選擇快樂的路。

而反過來選擇即使不快樂,也不畏困難繼續堅持工作而達到成就,也同樣需要勇氣。

其實說起來有的時候會很佩服以前一些在及格邊緣,挫折很深,卻始終沒有放棄最後終於畢業的同學。如果是我的話搞不好早就太挫折而放棄了。

想想更大的困難或許是許多情況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事物是什麼,但全部通通試一試又太花時間了。就算有人跟你宣稱全部科系都讀一遍大學就有百分之 90% 的機率找到你喜歡又有工作的領域,在讀完前也早就破產餓死了。

而工作中的各種職涯選擇更難得知會有什麼結果了。於是在各種矛盾之中,也只能以已知的線索做決定,並且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同時繼續前行了。

墜落並重來:記 2018

bud

彷彿世界上並沒有雨過天青,努力克服難關之後其實並不會迎來柳暗花明。難關的背後只是另一個難關而已。

接續上一篇,〈墜落並重來:記 2017〉

探索道路的小孩

腦海裡閃過千頭萬緒,一方面的自己想出去看看世界,另一方面的自己卻也想過,如果這症狀是用電腦引發的話,那離開資訊產業也好的念頭。說起來生存於世實在有著太多矛盾。但當一切塵埃落定,有了空閒時間的我,終於能夠把弄清楚這個病到底是什麼,當成最高優先的事項。

至少,這次請讓我知道自己面對的到底是什麼吧。

我來到神經外科看診,醫師問完診後幫我照了頸部 X 光,說我可能是長期用電腦姿勢不良,所造成的頸因性頭痛。並開了一些肌肉鬆弛劑之類的東西。於是在那之後,我也買了新的螢幕,不再低頭使用筆電。

只是看診完,頭痛並未完全消失。而且這個病因很難解釋,為什麼理論上比較常用電腦的工作第一年,頭痛頻率反而比碩班期間少。如果是壓力引起,也同樣無法解釋為何其實壓力不太大的碩一期間頭痛頻率還滿高的。

同時我還是隱約覺得這說不定不完全是所謂的「頭痛」,因為更困擾的其實是動力低落、無法專心、無法努力的無力感。

這時我也想到,既然連感冒的解釋都能推翻,那麼我也不見得要接受最早的「過敏」頭痛跟來台大以後才開始的反覆頭痛有任何相關。也就是說,假設這是獨立事件的話,我應該可以重新分析來了台大以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來得到新的解釋才對。

翻開記帳及一些筆記紀錄,回頭看來台大之後發作的時間點,當時特別的事情包含了,我正在做根管治療,以及,我在那時剛好換了一副眼鏡。前者大概也不能反悔,後者倒是可以實驗看看換回來會如何。只可惜測試將眼鏡換回來一陣子之後,似乎也沒有減低頭痛的發生機率。

5 月 1 日,趁著勞動節有空,我又再找另個醫生看診了一次。這次把自己頭痛的紀錄也完整帶上,仔細說明病情。醫生聽了以後說如果那麼頻繁的話,應該要吃預防頭痛的藥,於是就開了 Flunarizine。然後同時安排了腦波和抽血檢查。

腦波和抽血檢查都沒檢查出什麼。且第二次看診時我恰好不在頭痛期。所以後來醫生也沒繼續開藥,就讓我回去了。

這時趁較有空,我也啟動了新的時間企劃,強迫自己每天都要運動,以及做一些頸部的復健。

只可惜頭痛的現象並未趨緩。由於當時我已經轉移了居住地,所以又看了不同的醫生。這次的醫生看了以前的 X 光說,看起來應該不太可能是頸因性頭痛。反而比較可能是偏頭痛,或者是緊張性頭痛才是。

結果這次同時開了 Flunarizine、肌肉鬆弛劑、以及某種止痛藥。雖然實際上我的「頭痛」一點也不「偏」,然而這次的藥倒是有立即解除症狀的效果。而且,吃完以後,確實能撐一個月直到再次發作,然後或許就再吃一循環再壓制一個月或許就行了。

回去問了父母,似乎在過往也曾有過頭痛的毛病,直到中年才消失。

所謂的偏頭痛大概是種無法根治的病,但理論上只要我當藥罐子不斷的用藥物控制直到中年,好像就會沒事了。或許這就是我的終局了,可是問題是,我就要離開有全民健保的地方啦。雖然理論上可能還是能看診。但仍然疑惑,未來,究竟要怎麼不斷的用藥物控制呢?

無國可回的小孩

乖乖的吃了藥把症狀壓下去,然後帶著巨大的不安,離開自己的國家。

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

令人意外的是,我進入了這數年來最長的清明期。

從台大開始這麼多年以來少數能多個月清明的時刻,除了此時此刻外,就只有當年去微軟實習的時候了。

這其實是很奇怪的,去微軟實習的三個月,其實是使用電腦特別頻繁的時期,理論上姿勢應該要更加不良才是。發現這件事後,又仔細了研究各種頭痛的日子,發現不只是那時而已,乍看之下只要是出國的時候,不論是去面試、還是參加研討會,似乎頭痛的頻率就會降低。

然而根本沒有任何理性的理由可以合理解釋。

其實就像猜測是過敏、還是感冒、還是換了眼鏡、還是頸部造成了這種現象一樣,所有的猜測或許都沒有意義。或許僅僅就是基因的開關照著時鐘打開又關閉。完全無法阻止或預測。而所有的觀察與假設最後都是毫無意義的。1

但是就算真的基因的時鐘才是真正的原因。只要再有一次如此恰好的在我回國的時候時鐘又轉入生病的狀態。我肯定會義無反顧的選擇再次逃跑吧。去哪裡都好,再怎麼樣也要試試。在這麼想的瞬間我才發現,事到如今,說不定我已經不只是無家可回的小孩,而是無國可回的小孩了。2

掙扎前行的小孩

然而相反的情形也是成立的。如果我人在國外重新發作了,而又找不到適合的藥物控制的話。那就只能乖乖回去當個藥罐子度過就好。這也已經不是什麼決定,而只能是必然了。(雖然理論上如果我以前可以硬撐個幾年,現在我應該也可以才是?)

而這樣的擔憂,終於在 2018 年 10 月成為現實。

熟悉的頭痛又回來了。

但為什麼是現在呢?如果是在 8、9 月就襲來,或許在找不到 funding,被提醒如果立刻放棄學籍就不用繳費時,就會心灰意冷的離開。但如今頭已洗到一半,實在也難以中途而廢。

先趕緊到了保健中心看診,幸好因為有保險的關係,在保健中心看診其實是不用錢的。只有藥費須負擔。醫生聽完了過往的描述後就開了另一種叫做 Verapamil 的跟 Flunarizine 相當類似的藥。只可惜吃了以後似乎不僅沒有明顯的改善,還產生了一些副作用,最後只好停藥。醫生於是再將我轉診至 UPMC 的頭痛中心。

這時心裡的掙扎實在難以承受。發現思緒清明的時候勉強還能應付生活上的挑戰,但一進入頭痛的週期,就強烈的想要逃避。好想乾脆放棄一切,不再前進。

為了看診,這次我又做了更詳細的頭痛紀錄。

同時我也注意到一些事情,那就是,其實在得到頸因性頭痛診斷,服用肌肉鬆弛劑之後,有長達一個月的時間是沒有頭痛的。同時,那個月其實也是出國的頻繁期,所以當初以為是出國的效果,搞不好根本只是藥物作用而已。(雖然無法解釋更久遠的微軟時期為何碰巧比較好轉。)同時,在那之後服用 Flunarizine 的時候看起來完全沒有效果,但之後通通服用時又有了效果。而最後在保健中心服用 Verapamil 時又沒有效果。這似乎說明了,搞不好真正有效的藥一直以來都只是肌肉鬆弛劑而已。所以「偏頭痛」其實也不是真正的病因。

或許還是有機會找到控制情況的方法的,這樣告訴了自己。

經過一番等待,終於到了看診的時刻。幸好因為有保險的關係,除了藥費以外看病一次只要收 $25 USD 即可。

醫生聽完敘述,覺得比較可能是緊張性頭痛,誘發的因素除了姿勢不良以外,還有像是焦慮和壓力都有可能。仔細想想我的個性確實也是頗為焦慮,或許有那麼一天會為了解除頭痛而選擇比較輕鬆的生活型態也不一定。但現在,先試試藥物吧。

又開了一種低劑量的肌肉鬆弛劑,改成每天都吃連續吃一個月,然後再停藥看看多久會復發。中途如果復發的話,則使用 Naproxen 這種止痛藥。

使用了這種組合後,雖然頭痛沒有完全消失,發作頻率確實降低了。原本每隔一週就要發作一週,現在好像還能撐個兩週才發作幾天。而服用完一個月停藥後,也確實能超越數週沒有復發。

或許,這個長達六年的鬧劇,終於來到了一個段落,就在這個異鄉。

接下來,理論上只要繼續服藥,就能控制了吧。

不安期待的小孩

雖然有人喜歡說,打不倒你的,能讓你變得更加強大。但現在的我無論無何都無法相信這種說法。有時候苦難就只是苦難而已。他根本不能讓你學到什麼。

總覺得如果沒有這些苦難的話,現在的我或許早就到了某些更好的地方,而且心理上也不會如此千瘡百孔。不得不承認,現在的我,已經無法像經歷這一切之前的我一樣積極了。

看了這些年來紀錄的生病總數,566 天。

如果這些日子是清明的,所能做的事會有多少呢,愈想就愈覺氣憤。

如果真的學到了什麼的話,大概就是健康真的很重要,他可以覆寫掉大部分的現實。

前幾年其實日子也不算不順遂,在最高學府上學,後來又順利工作有了一份不錯的薪水,可是對未來的絕望卻與日加深。

現在不僅失去了優渥的收入,同時對未來的道路也抱著極大的不安。

記得一開始找不到 funding 時,看著昂貴的學費,總覺得格外諷刺。如果當初我向上天祈求的真的是能在清明的狀況「重來」一次的話,在各種意義上或許他真的被實現了,包含經濟上的重來。3

你想要的是什麼,只有留學能給你嗎? (千萬別把留學當作某種人生重來槍)

〈Columbia CS PhD〉

然而現在的我卻重新學會了盼望。也許現實不會完全順遂,但如果是現在的我的話 – 如果是大學時代的我的話 – 肯定可以的,肯定可以在未來時機到來之時,再次燦爛。

「好不容易從上天重新拿回了努力的資格,那就再戰一次吧,在還可以戰的時候。」這樣對著自己說。然後忍住當前的不安,繼續前進。因為除了前進以外,好像也別無他法了。

重新出發的小孩

雖然理論上應該可以正向的思考。實際上卻難以忽略持續的不安。

記得來到這裡之前問著學長這裡的生活如何,大家總是說著這裡是如何的崩潰與辛苦。當時的我只想著,再怎麼崩潰,可能都不會比當時的我還崩潰了。

大致上那樣的想法是對的。理性上來說,現在的我的崩潰程度確實比起那時來說低的多了。原本對於不斷下降的未知感到恐懼,現在至少知道能夠得過且過的忍受下去。雖然有很多挫折與懷疑,但也有更多時間讓自己學習。

但是認知以前比現在更糟,其實根本不會讓現在變得更加容易。打不倒我的,其實根本沒讓我變得更加強大。彷彿世界上並沒有雨過天青,努力克服難關之後其實並不會迎來柳暗花明。難關的背後只是另一個難關而已。

至今還是不明白來到這裡到底是不是個好的決定。但是如果當初沒有踏出腳步的話,實在也難以想像繼續維持那種下降的循環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但總覺得人生的選擇除了當初的狀態,和現在的狀態,應該要有其他的路才是。

其實,這六年的時間裡,要是任何一刻的我更積極一點的,往正確的方向求醫的話,或許就能提早避開下降的循環。而或許這段人生的路途以及記憶就會跟現在完全不同了。

可是事到如今持續回想也沒有太大意義。當時的我看不見的道路,現在的我,是否能看見呢?如果能保有現在的清明的話,或許終究能找到自己的路也說不定。只能這樣盼望了。


  1. 說起來我實在有太重的工程師思維,總想著不斷試誤就能看穿事件背後的原因。其實用在人生上根本難以成立。見:〈醫師、工程師、科學家的解決問題方法差異〉[return]
  2. 理論上這個假說是可以透過實驗測試的,比如說我可以一年住國外,一年回國,然後重複數十次實驗。然而實際上這麼做會耗費的資本實在太大以至於根本不可能無聊的去做這種奇怪的實驗。 [return]
  3. 「只要你真心想做一件事,全宇宙都會來幫你」,所以說祈願時要小心自己的願望是什麼啊。

    下圖是以季為單位,比較如果不算入勞健保稅等因為收入而增加的花費的話,各季跟最右邊留學第一季的花費。可以看到因為第一學期學費就很昂貴的關係,留學第一季的花費遠大於從前。事實上大概等於從前平均起來三年多的花費了。由於這樣的花費差距而心生畏懼也是情有可原。不過還好筆者事後還是有暫時得到一年研究助理的經費,可以取回第一學期部份已付的學費。

    expense

    [return]

一些使用 GnuCash 記帳的方法

saving

之前寫過一次〈用 GnuCash 為自己記帳〉,不過一些記帳法並沒有寫的特別詳細,加上後來又學了一些新的記法,便以此文稍微記載一下。

原本習慣用手機紀錄每天的花費,然後週末再登錄進去 GnuCash,不過來到異國後,幾乎沒有使用現金,信用卡的紀錄都可以直接用信用卡軟體找到,所以漸漸的就主要只使用 GnuCash 記帳了。

多重幣值

當初會使用 GnuCash 的原因之一,就是為了方便的處理多重幣值記帳的管理。首先我們可以在需要紀錄不同幣值的科目底下建立多個子科目,例如「現金」底下可以設立「美元」和「台幣」。「支出 > 吃飯」底下則可以建立「吃飯 - 美元」、「吃飯 - 台幣」等等。

只要更新匯率轉換表,就會如下自動轉換計算資產的總金額,相當方便:

GnuCash Currency

在科目中紀錄消費,可以從對應的帳戶轉進:

GnuCash Currency Expense

或者也可以從不同幣值的帳戶互相轉換,但轉換時就要指定匯率。例如若我們在台幣帳戶設定匯款台幣 100000 到美金帳戶,並設定換匯成 $3241.81 就會在美金帳戶看見增加了$3241.81:

Currency Exchange
USD Account

薪水、扣稅

紀錄薪水的入帳則可以利用「分割交易」的功能,將扣稅、勞健保等等都記載在同一筆上。

Salary

預扣的部份有的人會直接記到「支出」中的「稅」,不過我通常是先將其轉帳至「資產 > 預扣稅」的科目中,然後在報稅的時候再多退少補,將餘額轉至「支出」中的「稅」或者銀行帳戶之中。

紀錄代墊支出

同樣的道理,假設有三個人一起租屋,你先用信用卡付了 999 元電費,但其中有 666 元還得跟室友收取的話,也可以用分割交易的功能,將 333 元記載在電費支出,但 666 元則先記載在「個人借款」當中。假設對方還與現金的時候,再從「個人借款」帳戶轉帳至自己的現金帳戶。

Loan

信用卡

信用卡的記法是每筆消費都記進「債務 > 信用卡」中,最後要繳費時再從銀行轉帳進信用卡科目中打消負債:

Credit Card

股票

要紀錄股票的話,首先利用證券編輯器,建立想要紀錄的股票。

Stock Editor

再來,建立股票類型的科目,將證券/貨幣設定成該股票單位。

Stock Account

購買時,可紀錄購買的單位和單價。

Purchase Stock

使用價格編輯器更新當前價格,就可以在總資產自動換算,並顯示所有資產的現值。

Stock Price
Stock Value

悠遊卡、禮券

悠遊卡因為直接存入現金,而不像信用卡是借款,所以可以在資產底下直接開個科目紀錄。其他像是禮券等等有固定現金價值的帳戶也可記載在資產中。有的時候有些優惠券的單位跟現金不同,網路上也有人會假裝他是基金/股票,然後幫他開個假單位,自行填入價值單位換算。不過筆者倒是沒有遇到要做到這種地步的情形。

報表

除了單純紀錄外 GnuCash 也可以產生各種不同的報表,例如像是不同種類花費的比例,或者花費趨勢,收入表等等。

以下舉幾個例子:

支出表

Money Spent

支出趨勢表

Expense

資產變化表

Assets

心得

早年對金錢很敏感的時候,感覺記帳本身似乎就是個省錢的好方法。因為會有不想留下浪費錢紀錄的想法。不過隨著年齡增加,這種心理效應好像也隨之減少了。不過總覺記帳還是個掌握自己經濟狀況的好方法,尤其長大了以後,因為受到 Bank_Servicecreditcard 版的荼毒,真的開了不少帳戶和信用卡。加上一些投資,每月不同的獲利與損失,如果沒有好好紀錄,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資金都跑去那了。而「總資產」這個數字,如果沒有記帳的話,其實搞不好根本不會知道。但知道這個數字,或許對未來的想像就能更加清晰也說不定。

參考

一些網友也寫了 GnuCash 的教學文章可供參考:

目前 GnuCash 的中文化主要由中文化團隊所負責。中文化檔案可以在 GitHub 上找到,不過好像不常更新。

墜落並重來:記 2017

forest

「就是有種,不會再燦爛了的感覺呢。」

「其實我也是。」

「總覺得再也沒辦法燦爛了呢。」

– 與同學的對話

接續上一篇,〈墜落並重來:前傳〉

墜落谷底的小孩

原本期望能愈來愈好的,可是天不從人願。2017 年,生病的天數來到了目前為止最高的 142 天。足足佔了 2017 年的四成。就在這樣危殆的情勢裡,故事的巨輪又開始轉動。

在原本的公司位址,買午餐時還能偶爾迴避跟別人吃飯的可能性。但公司搬到了新的位址之後,幾乎都和同事一起吃飯。不知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增加了被傳染的機會呢?

然而因為太常生病了,也出現越來越多例子是周圍的人看似沒有生病,自己卻還是頭痛起來的情形。以及每次都只是頭痛,偶而拉肚子,卻幾乎沒有咳嗽流鼻涕的狀況也實在愈來愈令人質疑。不免重新開始思考研究所之後的感冒假說或許根本不屬實。

同時也重新開始一直看醫生,雖然每次吃藥都沒有緩解的效果,最後終於看到了醫生說我應該要考慮其他可能性的地步。「去看神經科吧。」醫生表示。

隱隱約約覺得自己每一天都朝著懸崖的邊緣前進,而且每踏出一步,就愈加沒有能力阻止自己踏出下一步。甚至偶爾還會覺得如果到時真的掉下懸崖搞不好還是件好事,畢竟那樣就不用再好累好累的阻止自己走向懸崖同時又無力的失敗了。豈不是很好很好嗎。

〈2016 年末回顧〉

太長陷入效能低落,無法專心的狀態。真的是件極其令人沮喪的事。一方面工作已經消耗了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使得下班後已經很難有機會學習成長。同時如果還有四成左右的時間陷入生病狀態的話,能夠運用的時間就所剩無幾了。

那是一種,被剝奪成長能力,連努力的資格都失去了,一日一日漸漸陷入泥沼中,漸漸看不見未來的焦慮失落感。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根本什麼地方也到不了,什麼事也無法完成了。中午和同事吃飯時,總是聽到同事聊著,今天的工作又學了什麼相當開心,卻只有我一個人彷彿陷入了深淵之中,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年真也是多事之秋,除了平常的工作以外,也花了很多時間在論文上。隨著生病的時間加長,也有很多即使頭痛,還是努力寫程式,或者寫論文的日子。那真的是一段困難的日子,尤其在頭痛的情況下,雖然勉強還能無腦的打程式,但幾乎很難有心力研讀論文。好幾次幾乎要放棄,但幸好最後還是勉強投上了 AAAI,真的得感謝同伴的支持。

paper

當時隱約透漏情況的留言。

同時我也還在進行留學的申請準備。後來幾乎要放棄了,因為其實我根本無法相信當時那個狀況的我所做的任何決定,我覺得這種狀況做的決定不管是什麼,事後一定都會覺得是錯的。一定都會後悔的。所以我想要拖延,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先離開當時的狀況,等一切明朗了以後再來做決定。1

「我想要直接放棄今年的申請,然後去當研究助理,專心準備明年的申請。」我這樣說道。

「可是去當研究助理不見得完全有利,你之前到了台大,可以說是維持了向上的趨勢,後來又來到這家公司,也可說成是持續到了更好的地方。可是去當研究助理,這樣的故事不見得完全正面。」前輩說道。

是呀可是,持續向上的趨勢根本是騙人的表象。此時此刻的我的感受,實際上就是無盡的墜落、向下,而要繼續維持這種向上的表象,實在,實在是好疲累啊。

time

你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这个误区很多年轻人都存在:以为社会和学校一样,认为社会人也必须像学校教育中的学生那样一级一级逐级升迁

杨大懒人的回答 - 知乎

可是我終究是怕了,我太害怕偏離外表看似正常的軌道。我太害怕停止了。記得也曾聽人說起是否當研究助理才出國的決定。他說一開始也擔心別人的看法,但後來才發現其實根本沒有人在意你在做什麼,只有自己才會把自己做的事看的那麼重。但我終究無法完全看開想像中的他人目光,終究不足以做出不同的決定。而事件的發展也不免有些無可挽回的必然性。

所以就前進吧,雖然只剩不到一個月,還是去考托福和 GRE 吧。2記得一邊忍著頭痛,一邊讀著英文。腦海有個聲音連聲警告著:「不行,會死,會死,會死…」3而我則必須努力吶喊著:「不行,我不能死在這種地方。」

或許終有一天,害怕偏離軌道的心情將會逼死自己,但至少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先撐過去。漸漸也理解世界本質的冷漠,其實不管多麼努力的吶喊,也不會有人真正聽到。不論如何努力克服內心的困難,也不會有人理解這種內心的努力。這些吶喊與掙扎在事後看來,一點意義也不會留下。

當然繼續吃老本,還是順利的考完了考試。然後雖然沒有太大的精力在短時間內研究各個學校的研究,還是努力的選了校。努力的寫了還可以的 SOP 和申請文件。然後在時限前交出申請。

最怕的其實是面試。因為當時的我,連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好研究。而我覺得面試的時候,一定會被看穿這點吧。「先面試了再說吧。」如此這般的鼓勵自己。機械式的,推動自己前進,說服自己未來或許一切都會解決的。

最後的最後,雖然意外的也有錄取一些地方,但停下思考,才發現自己還是太過害怕,太過不想要在這種狀況下做巨大的決定。無論是好是壞,我都必須拖延才行,然後幻想未來的我能夠重新拿回做決定的能力。

當時的我,確實不足以決定直接去念了。卻也不足以決定到了這個地步再重新選擇去當研究助理了,於是就選擇了碩班的選項。4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就趕快去嘗試。因為,Let’s face it, 你坐在那邊想再久也不會想出來的。

“在開始之前,我應該要好好思考一下我想要的是什麼” - 是我最常聽到的狗屁。

我應該要先停下來思考再前進才對嗎?那個用死亡字眼嚇唬自己的我,肯定會說是的。因為在認清自己想要什麼之前,所有的行動都沒有實質的意義。但改變也能帶來新的契機,「雖然改變不見得會更好,但也只有改變能讓人生沒有遺憾。」

待續

時間到了 2017 年底,從有紀錄以來,累積的總頭痛天數已經來到了 467 天。

每次總是持續痛著一個星期,然後又好一到兩個星期。所謂的痛倒也不是刺痛,而是悶悶的痛,彷彿像是記憶中的發燒,但卻又好像不是,難以敘述確切的位置,難以明瞭究竟為何。

頭痛的時候心情好像也跟著變得消極了些,也總是想推延把事情堆到頭痛結束以後再做。而頭痛時彷彿專心的能力也會跟著下降。

這到底是什麼呢?抱著忐忑的心,終於來到了神經外科門前。

至少,這次請讓我知道自己面對的到底是什麼 – 下一篇,〈墜落並重來:記 2018〉


  1. 當然,如果抱著「只要是當時的自己,所能做的最佳選擇,就不需要後悔」的世界觀的話,或許就能反過來覺得這種狀況做的任何決定,都已經是這麼壞的狀況下所能做的最佳決定了。如〈後悔〉一文尾段所述。不過,在這個例子裡實在無法認同這種說法。所謂的「當時的自己」如果狀況真的很不好的話,就算他做了他所能做的最佳決定,又怎麼能讓我不後悔呢? [return]
  2. 詳情記載於〈再戰英語測驗〉[return]
  3. 當然理性上我大概覺得不至於會到死亡的地步。之所以要用那麼強烈的措辭,大概是因為一部分的我很認真的認為在這個時候申請是個錯誤的決定,所以才想方設法要脅迫自己停止吧。至於這部份的我為什麼會這樣覺得,也有不少原因。一方面是,在身體狀況不明的情況下,離開有全民健保的國家,實在不能說不危險,在最糟的情況下會遇上接近字面上的危險也是不無可能。另一方面是到了這地步,回想做研究的記憶,其實只記得頭痛的痛苦而已。事到如今我根本無法確認自己到底喜不喜歡、適不適合、有沒有能力做研究了。相較之下,寫程式的記憶還是有許多光明的,所以往碼農之路前進其實反而有較高的確定性才對。 [return]
  4. 如果不是因為這段歷史將自己陷入了這種情境,搞不好我根本無法克服覺得 MS 太花錢,所以不想讀 MS 的心情。見:〈關於所謂的出國夢〉[return]

墜落並重來:前傳

creek

「打不倒你的,能使你更強大。」

事到如今根本無法相信這種說法,有的時候苦難就只是苦難而已。

要是沒有經歷過這種苦難的話,或許早就到了更好的地方,或許就有能力做更大的夢了。

雖然先前也在〈眼界、控制、選擇〉寫過了這個故事的起始,不過總覺得這個時刻,似乎想再完整寫一次這個故事,所以就這樣寫了起來。

無家可回的小孩

故事的開始在多年前,大學畢業的時候,回到家休息了一陣子。但卻在某天開始突然變得昏沉,有時還會一直流鼻涕。「是感冒吧?」我想。可是一個星期過去了、兩個星期過去了、三個星期過去了,始終沒有好轉。

這時才想起,小時候其實常常會流鼻涕,自從上了大學後才好轉。總覺得是因為家附近的廟總是在燒金紙的緣故。離家的這幾年,或許是為了空污的防治,燒金紙的塔蓋起的高高的煙囪,但煙囪的高度恰好就到了我們家處於的樓層。或許這讓空污對我家的影響變得比我小時候更大了也說不定。

所以,說不定這是過敏呢!去看了醫生,吃了過敏藥,精神又好了一陣子,可是停藥後,很快又復發了。

長期的昏沉瓦解了我做任何事的動力,我無法計畫,而且也難以運動。即使想跑步也感到極度疲倦。這時的我開始變得有些焦慮恐慌,我擔心或許這樣的情況太久會對心智造成無可逆轉的損壞,而什麼事也無法做的狀態也令人沮喪。煙塵造成的心理壓力也逐漸增大。就算沒有過敏又如何呢?難道長年吸入這種惡臭不會導致癌症嗎?

長久以來,一直都滿足於操縱各種變因觀察結果來達成目標,無論是不斷改進讀書方法,還是除錯程式。可是這次,我卻遇到了困難。

藥物的作用能暫時抑制過敏反應卻無法根除,反而是副作用讓人心驚。維持長年的運動或能改善,然而我卻無法開始運動,也難以等待到產生效果之時。煙塵難以免除,陣陣襲來之感只覺令人更加墮落。我想或許延長待在外頭的時間能有幫助嗎?可是我又能做什麼呢?就算想去書店,也因完全無法集中注意力而無法閱讀,強大的疲倦感令人只想待在床上,可待在家中,又有不斷病情加重的心理壓力。不管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被誘發的體質轉變似乎都讓我陷入難以脫出的泥沼之中。

整日無事可做,僅能無力的往下沉淪,這種感覺難以承受的令人沮喪。失去了計畫與目標的能力,彷彿靈魂中也有部份死去了。是呀,這病剝奪的東西不就是我長年用來定義自己的東西嗎?到了這種地步,即使只是日復一日也覺得辛苦,那些對生命意義的質疑與疑問顯得如此奢侈。

很害怕,害怕的是我回不去了。如果一輩子被困於這種狀態,那麼我將到不了任何地方。

「想離開家裡,無論如何的想離開家裡。」帶著這樣的心情,再次踏上了離家的道路。

離開的時候,其實是充滿徬徨的。因為我深知,如果用這樣恐懼的心態逃離了家裡。其實就意謂著,未來的我,終將成為,無家可回的小孩。

離開之後情況其實沒有馬上好轉,但過了一陣子後終於恢復正常了。根據統計,一共有 42 天浪費在生病上。

害怕人群的小孩

到了台北以後,順利的度過數個月的清明時光,幾乎要讓人覺得前途終於光明了起來。然而某一天開始,突然又出現了類似的昏沉感覺。或者更精確的形容,總覺得他跟我記憶中感冒時發燒的感覺很像。以前的我通常把他稱為「頭痛」,但其實是精神狀態沉沉的,頭沉沉的,而不是刺痛的感覺。

無論如何,我又試圖去看醫生,但不論是吃正常的感冒藥或者是過敏藥似乎都無法成功迎來症狀的緩解。以前真正的發燒時,只要吃了普拿疼就能感受到變好的。但這種症狀則無法因為普拿疼而有任何改變。

一直到看了耳鼻喉科以後,他看了一下我的喉嚨,說某個地方有感染的現象喔,然後往喉嚨裡噴了某種東西,才終於在隔天解除了症狀。

然而,其實我無法確定,究竟是藥真的有效呢?還是只是時間到了自然恢復了。我也無法確定,數個月前在家裡被視為過敏的症狀,是否真的是過敏。而那時的事件,又是否跟這次的事件以及之後的事件有任何關聯。1

但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就陷入了清明一兩個星期,頭痛昏沉一兩個星期的無限循環。

我開始紀錄頭痛的時間點,以及開始與結束時發生了什麼事。由於耳鼻喉科的經驗,加上總覺得只要一跟有咳嗽狀態的同學一起吃飯,隔天馬上就會出現這種症狀。我漸漸相信,這個症狀是感染引起的感冒。

小時候其實常常感冒的。但從這個時期開始,除非得了流感,產生激烈的感冒症狀,否則我幾乎不會有以前那種發燒的感冒了,也不太常咳嗽或流鼻涕。而是只有一直不斷反覆的產生頭痛昏沉的現象。理論上如果我真的有時是感冒,有時則是另外的病,應該要分得出兩者的不同的,可是我卻無法分得出來。所以,應該是感冒吧,我想。

開始習慣的帶起口罩,甚至開始有些害怕人群以及吃飯的場合,想避開會被感染的可能性。變得怕生與緊張兮兮,成為了害怕人群的小孩。這樣的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入學的第一季,就花去了 40 天的時間在生病上。

拖延等待的小孩

頭痛的時候,失去做事情的動力,於是就做著一些浪費時間的事情,等待一兩個星期後的緩解。清明的時候,就想,或許這就是終結了吧,終於會沒事了。直到一兩個星期後又陷入頭痛的泥沼之中。

漸漸的養成了推延與等待的習慣。頭痛的時候接到信,就想,等清明了再回答吧。但清明的時候因為過了太久了,就沒有勇氣回信了。無數的獵人頭信就這樣躺在信箱裡。2

意外的是,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台大的生活並不特別難應付。一些課雖然上課都聽不太懂,使得自己難以安心。但考試意外的考得還不錯。幾乎在台大選的研究所課的作業繁重程度都明顯比交大大學部的課來的輕非常多,幾乎不用付出太多心力就能寫完作業與應付考試。

「我在吃老本吧。」我想。

又或者,是因為我怕了,所以淨是選一些簡單的課呢?

我在碩班又做了些什麼,學了些什麼呢?總覺得我只是在無盡的拖延中,癡癡等待有一天能夠重回軌道而已。

2014 年,生病的時間共佔了 99 天。那幾乎是快 30% 的失落時間。

幸運的是,開始工作的第一年,生病的時間降到了 65 天。或許只要繼續等待,不斷的耗掉時間,最後終有一天會變好的吧?漸漸的也不去找醫師看感冒了,畢竟藥吃了其實也沒有什麼作用。

後來的後來,最後悔的事情大概是沒有早一點意識到這可能不是感冒,沒有早一點以「頭痛」做為主要症狀尋找醫生,並嘗試找到原因。但是說起來這樣的昏沉實在是太難突破的循環:每次頭痛就什麼都不想做,只想拖延直到頭痛結束的那天,因此實在也沒有太強的動力去看醫生。但一旦好了以後,又總覺得或許就可以這樣一直好下去了也說不定,直到下一輪頭痛再次襲來。

就這樣,五、六年也過去了,浪費的時間數也數不清。

待續

原本期望能愈來愈好的,可是天不從人願。2017 年,生病的天數來到了目前為止最高的 142 天。足足佔了 2017 年的四成。就在這樣危殆的情勢裡,故事的巨輪又開始轉動 – 下一篇,〈墜落並重來:記 2017〉


  1. 後來我普遍認為前一段昏沉和這一段開始的頭痛,是兩種不同的事件,只是恰好發生在類似的時間而已。 [return]
  2. 例如像是 Facebook 的信[return]

懶人電鍋料理

雖然標頭圖片好像是不錯的美食,不過其實我一直都吃得很隨便。以往早餐通常是吃個三明治草草了事。午餐和晚餐則是吃著不確定是否有食安疑慮的五十元便當。省錢歸省錢,久而久之,腸胃也變得不順暢。最近便有了嘗試自行烹煮的念頭。然而對於本來就對食物不講究的我來說,煮飯實在太浪費時間了。於是便參考了網路上的文章:〈[食譜] 電鍋+小鐵杯真的是一人份料理的福音!!!〉,嘗試調整自己的食物攝取。

首先早餐,簡單的用電鍋煮個水煮蛋。然後配上全麥土司、一條香蕉、以及一杯豆漿。感覺攝取的食物較以前來的更多,也能讓腸胃順暢些。

主餐的話,就利用在網路上買的小鐵杯,放入米、不一樣的菜、一些肉、香菇、蛋,以及綠豆湯等等。效果如下:

放置好後,就當成煮飯開始煮,煮好如下:

就可以開始吃了。大部分的情況也不需要什麼調味料。不過有時還是會用到鹽,綠豆湯則會需要糖等等。

雖然每天吃起來有點單調,不過跟以前大學四年都吃二餐三樓相比,好像也沒有特別不好。至於好吃於否,本人是覺得尚可接受。從腸胃健康度來評估,似乎這樣吃起來好像比以前好的多。

希望以後也能順利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