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故事開始說起,自由行列實驗品: ibus-faft

work-731198_640

我曾寫過一篇小說,關於城市與雪山,事實上一直沒寫完,即使曾那麼多次想提起筆來。

我曾,寫起一個故事,關於我的故事,我的世界,它的骨架現今仍堆在浮光掠影裡。

我曾,寫過一篇小說,關於天龍之鑰,關於闇與亮,只寫了一章就停筆,後來只是用個很怪的變體動畫出來。

我曾,想做一個 Flash 上的 RPG 遊戲,還請姊姊幫了 CG ,卻只做了走路系統就把它丟到現在。

我曾,學起了畫來,倒反畫、純輪廓畫、陰形、陽形,用奇怪的方式學習,結果還真的留下了幾張作品,上了高中,甚至畫起了長篇分支劇情的謎樣青春動畫(?),不過再一次的被堆進電腦深處,而上了大學更是從未提起過畫筆。

我曾,弄起了數位音樂,還任性的買了頗貴的麥克風,結果現在除了留下了一個很難聽的歌外,下一次的創作可能永不到來。

「夢,數學」、「迎風廊」、「開放學習網」、「交織夢想」……還有更多更多寫在筆記本卻從未實行的想法。

 

「自由行列」的想法從構思,然後寫下第一行程式、到現在至少也有四年以上了,原以為它也會慢慢退居幕後。但很開心的,第一個動的起來的自由行列實驗品誕生了!

ibus-faft : FreeArray for Test for the Input Bus.

由於 Freearray 和我的程式設計之路有太密切的關聯,值得寫一篇文章來寫它和我背後的故事。

忘記最早是在哪看到行列輸入法了,時間大概是 2005 還是 2004 左右吧,只記得有在 Jedi 的網誌上看到行列和 Dvorak 的介紹,便開始同時練習這兩種輸入方式,是從那時起我才學會了盲打。不過正如 Jedi 所寫,行列的符號輸入不太方便,所以行列並沒有成為我的標準輸入法。

後來對行列的接觸則是斷斷續續的,非常有趣的是,對我而言,在 Linux 平台之下的 scim-array,似乎比 Windows 下的行列輸入法帶給我更好的使用經驗,所以在 Linux 之下我偶爾還是會練練行列,在 Windows 下則是以新酷音為主。至少根據《Dvorak: 另一種鍵盤排列》 所述,直至 2007 年的 7 月,行列依然不是我的主要輸入法。

我一直認為行列輸入法很不錯,覺得因為符號等小問題而放棄它太可惜了。在 2006 年升高中的暑假,我帶著想改進行列輸入法和成為 Linux 程式開發者的憧憬,開始學起了 C++,踏入了程式設計的道路。當時甚至研究起 SCIM 和新酷音的程式碼,只是一直沒有什麼進展。進入高中後,開始寫起 ACM 之類的程式題,一開始還試著用從 C++ 學來的 class 等等在解問題呢。只是後來為了求快,就只用些 C++ 中的 C 了。當時,我用 C++ 大概就是在解這些問題了,算是在鍛鍊解決問題的基本功吧,對於程式開發的研究則很少。我曾試過要學 Shell Programming,也曾試著看《Beginning Linux Programming》,不過都學的不深。

高二進入資訊社,和同伴一起努力參加資訊競賽,那時遇到很多很厲害的人呢。另一方面,帶著想回歸實務的心情,重啟了改進行列的專案,雖然沒有寫下多少程式,不過在那時我發展出了行列定符的粗略概念。

2008 年 3 月,我在新酷音的開發討論群組上詢問了輸入法開發的入門方法,得到 jserv 熱心的回應。不過接下來,我得先開始全力準備學測才行。

2009 年 4 月,我透過 scim-array 把行列定符化為現實,自己覺得相當實用,之後在 Linux 下的標準輸入法也漸漸轉為行列。而隨著我使用 Linux 的時間愈來愈長,使用 Windows 的時間愈來愈少,行列幾乎可說變成我的主要輸入法。或許正因在 Windows 下再也沒有同樣方便的符號輸入方式可與行列定符相比,所以進一步把我推向 Linux 吧。

(這下 ibus-faft 一出,Windows 和 Linux 的輸入法鴻溝又更大了 XD)

後來,決定要為這專案取個名字,原本叫做 ArrayPlus,後來也考慮過「開放行列」,不過搜尋一下才發現原來早就有人想過類似的專案,所以就決定是「自由行列」啦。

此時也開始有用 SQLite 來處理自由行列資料的想法,雖然看了些書研究,可是並無太多進展。在 Autotools 上也找不到方法入門,直接看文件總覺艱澀。這時候有學習 Django 的想法,不過大概是沒有實際的專案可寫,所以沒能學多少,倒是讓我對 Python 開始有了點興趣,稍微看了一下。

大學,在老師的帶領下,從頭開始學起 C,這時我也看完了《C Programming: A Modern Approach》,不過對於自由行列的開發還是沒什麼進展。此時我參加了 IBM 的比賽,在解決問題的時候,突然發現有時候,就是要動手做就對了,這樣學得最快,另外在操作 DB2 的時候也學了不少 SQL 的語法。於是,比賽結束時的我終於決心要再一次開始開發自由行列了,並且在那時重寫了一部分行列碼處理的模組。只可惜一個星期之內,發生了許多事,讓我的開發再次停擺。接下來又忙著期末考和社團的事,一直到期末考結束,最後要回家前的那幾天,才再次開始我的程式開發。

當時,我正看著《Head First - Design Patterns》,想說要在回家前看完,另外,下學期也要開始學物件導向了,此時的我才發現對於 C++ 我還是有很多不會,而且當年看的東西也都忘了。所以決定一邊預習 OOP 一邊寫 libfreearray,雖然沒看完《Design Patterns》,不過還是試著應用了裡頭的一部分技巧。回家後,看起了剛買下的《C++ Primer》,也看起《The Definitive Guide to SQLite》,補回了一些資料庫的基本概念,雖然還沒看完,不過倒是把自由行列處理行列碼查詢文字的介面完成了。這時也開始使用 gdb 來為程式除錯。接著,我試著寫起輸入法資料處理的核心,不過物件愈搞愈多愈複雜。

後來,寒假規畫在程式開發用的時間也差不多快用完了。覺得再這樣下去,不知何時才會看到自由行列的誕生。又剛好在研究新酷音程式碼的進度稍有突破,發現似乎用新酷音斷詞模組來實現自由行列的可能性還滿高的。想說就暫時停止 libfreearray,開個 ibus-faft 分支,做個暫時可用的輸入法,也不管程式碼好壞,只要動的起來就好。原本真的以為是個能快速完成的實驗品,想不到卻花了好多時間。最後雖然遠超過原本分給程式開發的時間了,我卻停不下來,因為每次,總覺得就差那麼一點了。

行列碼和文字的處理直接從原本 libfreearry 的成果修改而來,而輸入法的主要資料架構以及詞彙處理則由新酷音負責,至於處理使用者輸入的部分則是全部重寫了。過程中,還用到了 Python 配合 pygtk 來繪製修改設定的介面,很多東西是邊做邊學。原本以為只要把注音碼換成行列碼就可以把新酷音直接拿來用,想不到還是得修改許多地方的行為。

真的不敢相信,好幾次都想放棄了,結果竟然完成了!為了做出 ibus-faft,我真可說是把至今所學都用上了,而這也只是剛好到位而已。很多部分其實是參考其他類似專案才完成。

很矛盾的覺得最後那幾天這樣密集的寫程式不是件好事,但完成了又好開心。

由於參照計畫與真實情形還是很有趣,我再把升大學的備審資料中的讀書計畫拿出來一下:

plan

這邊的短程指的應該是升大學的暑假吧。當時是有看一下《Algorithm Design》沒錯,不過其實只是隨意看看。我把這本書帶去了大學,一個學期下來,連一頁都沒翻,決定還是拿回家裡放了。ACM 考古題似乎也沒寫多少,在大學裡更是完全沒寫。探索程式開發環境應指的是 gdb, Autotools, svn 等東西吧。一直以來都找不到入手的方法,這次開發 ibus-faft,終於算是踏進入口了!要不是有 gdb,有些程式錯誤還真難抓出來呢,雖然現在我也只是會它的基本功能。Autotools 則只是參考各專案使用,不過也算是入門了吧,發現一個不錯的資源:《Autotools: a practitioner’s guide to Autoconf, Automake and Libtool》,還有得研究呢。

雖然也許只是一個小程式,雖然只是一個中途實驗品,雖然程式碼也許很難看。

可是這是我第一個開發出來可以實用的 C 程式,這也是我第一個在 Linux 上的軟體。

程式開發的漫漫長路,這裡,是一個新的起點呢。

交大生活,從小事說起

cat

急促的晚餐

星期二下午上完西班牙語後,再一個小時就是直至晚上九點二十的上機課。因為不想那麼晚洗澡,所以這一小時過得頗急促。一開始是先買便當回來,然後快速洗澡、再吃;後來是先洗澡,再吃潛艇堡解決;再來大膽嘗試很快洗澡,再去二餐吃。最後發現,先洗澡再去一餐吃,是最不急不徐,又飽的方法。

早晨的淋浴

除了上述方法外,還試過先不洗澡,隔天早晨再來洗,衣服都還沒脫,冷風一吹,就該後悔了。

冷冽的淋浴間

在淋浴間淋浴非常的冷,害我常無法用心洗澡。某間的淋蓬頭很髒不想用,後來反應之後有所改善。室友說浴室有股怪味,發現真的有。有一次洗澡還看見手腳亂動的六腳生物出沒。

洗掉的時間

一開始每天都會用手洗衣服,後來為了節省時間改成每星期洗兩次。後來,實在太忙,一直堆著衣服,只好用洗衣機來洗。第一次用洗衣機是 12/20,最後一次則是 1/13,就這樣,劃出了期末混亂時期?

喇叭與耳機的曖昧

聽姊姊說起宿舍生活之後,我誤以為在宿舍用喇叭放音樂是件不太好的事,所以只帶了耳機上新竹,後來才發現大家即使不同人放著不同音樂也還頗為開心。不過還是決定不用喇叭好了。

什麼都要 LOCK 住

我總習慣在長時離開房間時把門鎖住,不過常因此把室友鎖在外面,雖然他說他在同一樓層,不過了那麼多小時也沒見他回來過,在我的標準來看,這是該上鎖的情況。不過最後還是妥協,有時從外頭回來發現房門沒鎖又沒人,而我拿完東西馬上離開後,總是猶豫許久該不該鎖門,有時為避免又不小心鎖住了誰,就算了;有時,如果覺得應該沒人在,還是會鎖起來,不過好像還是有鎖到人的樣子。

麵條與飲水機

12 舍的飲水機上常有麵條出沒,頗為噁心。

差點弄丟的手機

有次不小心把手機忘在不明地方,請室友幫忙打一下我手機,馬上從遠方聽到了他最愛的郭靜歌聲。還好交大人都很 nice,沒人拿走我放在讀書室的手機。

狗狗傳奇

交大的狗很多,不過我從未見過狗大便,這當中或有什麼神秘力量的運作。

髒空氣

新竹的空氣很差,這點從鼻子分泌物的多寡便可清楚體會。

風大和雨

新竹的風很大,我的雨傘一拿出去就差不多報廢了,所以常淋雨。後來買了瑜伽傘,雖然不再被吹壞了,但一直翻來翻去作瑜伽似乎也不是挺愜意。

口語表達與溝通:心得

people-woman-coffee-meeting

這學期很幸運的加簽到金荷莉老師的口語表達與溝通,我很喜歡這門課,覺得是我有史以來最棒最棒的英語課。

我們要準備的第一個演講,有三個主題可以選:《A Personal Experience》, 《A Specific Fear》, 《A Meaningful Object》。一開始要每個主題都想一個題目,再由同桌的伙伴幫你選出一個最有趣的作為你的講題。

最後我的主題是《A Bloody Experience》,用我小時候受傷,縫了很多針作為故事主軸。開場大概像這樣:

When I was little, there was a time when I was in the sky looking down at a the road. On the road, there was an ambulance. In the ambulance, there was a boy. There was blood on the boy’s head. And the boy was me.

雖然很緊張,但得到的評語出乎意料的好,在 Enthusiasm 這項得了高分,覺得大概是我故事選的好吧。最明顯的缺點則是 Eye Contact。

花了不少時間想過要講什麼,雖然最後說的時候其實都有點不一樣。

接下來看了幾章課本,練習作 speech outline,老師上課偶爾會問問題,只要搶答都有加分。

後來同桌的人把各自做的 outlines 放在一起,再決定要這個小組要以什麼作為期中 informational speech 的主題。最後選到了我想的《Sleeping well is good for you.》,於是我們一起找資料,分配各自要講的重點、製作 outline、製作簡報。最後成功合作完成一場漂亮的演講。

聽別人所作的簡報並回答自己記得的部分也是加分的好辦法,此時可以發現有些組的 speech 真的特別好記,觀摩大家也能學到東西。

然後接下來輪到 Impromptu speech,也就是抽講題,準備個五分鐘,然後馬上上台講。

講題的型式主要有兩種,都是問句:第一種是 yes/no 問句如:Are you a good cook?,第二種則是 specific information question 如:How many siblings do you have? 於是大家集思廣益寫下問句交給老師。

一開始先是老師抽了問句,然後每桌都選一個人向同桌的同學練習,每個人都會輪到。然後最後再看誰要自願上台試試,一樣可以加分。

我想試試在短時間裡,我到底可以準備到什麼地步。於是我就自告奮勇啦!我抽到的題目是:Do you go to library?

天啊,這真是太幸運,當然我一定會有很多可說的。

我簡單列出 outline,分出幾大去圖書館的好處和理由。想一想大概可以講什麼,然後就開始啦。

最後講完老師說了類似「It’s very impressive that you can give such an organised speech in such a short amount time.」的話,很開心。

其實這時我們已經重新分組,開始準備期末大辯論,經過立場調查、討論,花了許久從各人的的議題中選出一個,並且決定了和我們辯論的對手。

我們的主題是《Capital Punishment Should be Abolished in Taiwan.》,雖然發生了不少問題甚至讓老師都有點生氣,但最後還是做好了準備。

然後然後,Gaby,感謝妳為了這次辯論幾乎可說是挑起領導的重任,雖然說實話,有些妳對我講題的修正我其實不太同意啦。不過當時我想,進一步的討論將會花去過多的時間,所以就一切交給妳主導了,另一方面,這樣也能維持我們這個 team 的前後一致性。真的謝謝妳,沒有妳,我們不能完成這次辯論。

真的很抱歉,因為最後身上有太多事了,真的無法投入太多。

而且,大概是受到老師太多激勵,當時其實我還滿有自信的認為,如何說其實比說什麼還重要。(好吧, Beatrice, 被妳發現了 XD,然後在桃園遇見妳會不會太巧了一點,別說我在嚇妳,我自己也快嚇死了)

所以雖然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演稿有些證據不全和前後不一或資料不詳細的部分,我都決定用一些「慷慨激昂」的話偷偷帶過。

像是中場有個

No forgiveness. Only revenge, pain, and resentment.

還有最後的結尾:

How can we believe… that capital punishment is right?

How can we allow… this double standard?

真的就只是設計來 impress 的。

結果最後雖然在緊張的狀況下,有很多事先想好的詞都被我跳過了,根本沒說到,不過效果還是不錯。

(抱歉,好像因為這樣所以有些暗號消失,所以造成很難按簡報,辛苦你了!)

在有人投票給我時,老師好像說了「Yes, Steven is a great speaker.」

其實有一點心虛 XD

好吧好吧,或許可以事先準備的演講我的表現不錯,但說到日常對話好像還是不行。

值得一提的是,老師說我的 Eye Contact 很棒!那恰好是我上這堂課第一次演講時被指出的缺點,進步了,yeah!!

然後小胖,抱歉在 sharing 的時候沒有回答妳對妳的演講感想如何,因為當時還在擔心其它期末考和一些事的我,其實很難專心聽大家的 speech ><

和妳一起上課是件奇妙的事,和在 Non-co 裡的身份感覺很不一樣 :)

上完這堂課的感想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那麼會英語演講耶?真的還假的啊,會不會太心虛了一點 XD

然後,這門課真的很棒,覺得自己對上台演講更為有自信了!雖然有點糊里糊塗的啦,哈哈。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篇文章筆調會變這樣,不過覺得想不出更好的改法 = =)

體育課談話

basketball-player-holding-ball

那一天的體育課,不知怎的,我們聊了好久好久的天。

聊到一半時,好像是籃球打中了一旁的桌子還是怎樣怎樣,上面的水壺掉了下來,在放回去之後,妳突然說了一句:「這個剛剛應該是這樣。」然後妳把水壺上的把手調了一調。

我也沒多想,幾乎是直覺般的開玩笑說:「妳該不會是有照相式記憶吧?」

「……?喔。不過有時會很麻煩,就像這點小事都會不小心記下來。」

不會吧?久聞的照相式記憶,那曾有研究者認為普遍存在於小孩之中,後來卻無法驗證的傳奇般的照相式記憶。

「妳的意思是妳可以看完一本書之後蓋起來,然後在腦中翻頁嗎?」

「妳的意思是妳可以看著一幅畫,不特別去記細節,然後蓋起來問妳上面有幾個鴉子,妳只要在腦中的圖像上數一數就答的出來嗎?」

妳好像一點也不覺得特別的說確實如此。

天啊,自從上次聽到有人說他能按住 PageDown 不放追 bbs 標題,這是第二次,有個我知道的人,擁有我只在書中看過的傳奇心智能力。好,但是現在我是個工程師而不是科學家,所以我不會無聊到想做實驗測試妳的照相式記憶能力到底到達什麼地步。

繼續聊,繼續聊,妳突然講起投資理財、複利、基金、……愈來愈專業,講的眾人都露出迷惑的神情了。妳好像一臉失望的說了聲抱歉,才停了下來。那時我才想到,來大學之前,確實我是把投資理財當作一定要做事之一喔,可是這樣的想法也被丟在心裡的角落好久了。我現在唯一做的理財就是記帳啊,所以我能知道一些平常可能不會發現的事。(比如說我竟然把小胖拿給我的 100 元弄丟了!哭哭!這樣就算那天剛好坐到不收錢的計程車又有什麼用呢?)

我聊到證研社開幕茶會時,主持人問過的一個問題:「投資理財是為了什麼呢?」當時一人舉手說是為了買想買的東西,簡而言之,是為了「滿足欲望」。

我說我的答案不是這樣,我要的,是「自由」。

是啊,是啊。想起我以前曾想過,如果一個工作不是我所愛,或者它會害我熬夜的話,不管再高薪,我都寧可不要。

我曾想過,要花一生的時間不斷學習。

我曾想過,要完成一些理想,即使這麼做很花時間又不會有什麼回報。

但是,我一定要達成經濟上的自由才可能這麼做啊。

我明白我的能耐,我可以只有少少的娛樂花費、我可以老是吃得很便宜、我可以不要大房子、我可以,不要那麼多的物質生活。

也許不用很多,但我需要擁有一份可以讓我自由生活的財富。

嘿,我明白,就像妳說的,最好的投資時機永遠是此時此刻。

只是現在的我,為什麼會覺得沒有心力,也沒有可以動用的本金去投資呢?一直這樣下去,會什麼地方也到不了的。如果我可以開始打工,或許就可以有那份自信把一部分的錢拿來投資了吧。

我來自一個,以節儉為生活準則的家庭。我的媽媽,幾乎可說把所有的錢都花在她的小孩身上,而自己總是什麼也不要求。現在還是靠著媽媽維持生活開支的我,怎麼可以說些什麼「如果一個工作不是我所愛,不管再高薪,我都寧可不要。」這種不成熟的話呢?可是,可是……

我想要經濟獨立,要白手起家,要經濟自由啊!!

路還很長,一起看一看會走到哪吧!

然後我要說遇見妳真的太好了。

雖然,妳擁有傳奇般的心智能力;我則會說自己靠的是大量時間的投入與專注。

雖然,我需要如此長的睡眠時間;而妳卻是每天可以幾乎不睡,還嚇死人的維持超高效率。

雖然,妳可以對投資理財說的頭頭是道;我卻仍在掙扎,不得其門而入。

可是可是,我們對自己一定都有同樣的要求,我們對生活一定都有同樣的熱情。

在妳身上,我真的可以學到很多。

下學期,我們還要以各自的方式,實踐夢,實踐理想。

p.s. 「32學分?這是哪招?」不過如果是妳,說不定真的可以,別說妳不是大神,我還是要說妳是 XD

兩次見面,兩次拒絕

stop

好吧,事實上這篇文章跟上一篇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寫太多嚴肅的文章了,所以來寫點趣事。

記得剛開學不久時某天走在往圖書館的路上,突然有個人騎著腳踏車過來向我攀談。

「同學同學,就是,我們要創立一個社團,不知道你想不想加入?」

當時的我正在證研社和 AIESEC 中做選擇呢,覺得再多一個不太可能,所以就花了點時間拒絕他啦。

不過不過,為什麼從頭到尾你都沒跟我說那到底是什麼社呢?

學期結束,寒假正要開始,走在校園裡的我又看到一個人騎著腳踏車過來。

「同學同學,就是,我們要創立一個社團,不知道你想不想加入?」

不會吧?

於是我說:「你好像向我宣傳過了喔,而且上次我拒絕你耶。」

「喔,真的嗎?……好像是你記得比較清楚呢……」

於是只好再拒絕他一次啦。

重點是,最後他還是沒跟我說他是什麼社的啊?

開始懷疑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了 = =

還是這其實是交大幾大不可思議之一??!

兩次談話,兩種心情

friends

為了製作 AIESEC Guide Booklet,所以決定在十三舍全家開製作小組的會議。

一開始到時只有見到啊啾,所以我們就聊了一下天。

聊到自己在追求時間運用的效率,用各種計畫與手段減少浪費的時間。

記得那時的你說很佩服我,因為你自己常常無法好好利用時間。

學期末,有一次我們一起坐公車回交大,在校園裡走著時,我們又聊了一次天。

聊到我覺得,想追求的事物太多,每樣都付出,每樣都付出不夠。

什麼都要,什麼都做不好,這麼做是不行的。

你是一個太好的聽眾,以至於我總是和你說些奇怪的話嗎?覺得自己好像只是在滿足我的演說欲呢。

也許該是我佩服你,身兼家教的你,竟然還是可以把很多事情做的那麼好。

其實相處久了真的發現,你是一個很細心的人。

我啊我啊,只覺得這學期太滿了,很難去在意一些小細節。

很難很難。

嘿,你還要說你佩服我嗎?

這樣的話,對我而言好沉重。

系計中的小小點滴

系計中

系計中的蚊子頗多,真的頗多,每次我都要小心注意到那裡前要穿上長褲長襪。

然而待在那裡有時也會遇到驚喜。

剛開學的時候,我常會在星期一的下午到那用電腦,看一下計概的教案。

然後常常會遇見垮克,我在資工迎新宿營的小隊輔,同時也是我後來加入的 AIESEC Non-co 部門的成員,偶爾,就會小小聊一下。Hey, 感謝你對我的照顧。

記得有一次我預約了 English Table 的英語會話聚會(事實上是第一次,也是這學期最後一次),應該是在 1012 號吧,在離開計中前往圖書館的路上,我又巧遇了另外兩個隊輔,小甄和柏年。

那天 Table 討論的主題是高薪保母,有一點嚇到,發現自己的口說能力真的有待加強。

之後也許是沒時間調不出來,也許是因為我更喜歡 English Lunchtime (它辦的時間恰好和預約 Table 的時間重疊呢),所以就沒有再去 Table 了。

Table 結束之後,還有在綜一辦的資工系相見歡,雖然因為某些原因最後沒有見到直屬學長,不過最後倒是因此和學長出去吃了一頓飯,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好像之後,垮克也不在那時後去系計中了。

後來,我的行程改動之後,我也不常在那時候去了。

期中的時候,我常會在早晨,趁著計中沒人的時後到那裡聽西班牙語或者韓語,覺得那樣的時間與環境真的非常適合。

然後偶爾就會在那遇見另一位同學,呵呵,妳說話真的很有趣。然後然後,妳真的好認真!常看妳上課認真的抄筆記。像我,就比較不喜歡寫筆記了。

一定要說一下,妳是唯一一個聽到我說我很早睡時,用「不會啊,我還聽說有人九點就睡。」來回應我的人喔 XD

後來太忙了之後,幾乎也沒怎麼讀西語和韓語了。

所以也比較少在早晨到計中。

大概只有固定星期三早上會去吧?

突然想起高中的時候,好像也曾來交大的資工系計中參觀。

現在想想感覺是很模楜遙遠的回憶了呢。

工三館雖然是蚊子館,但是卻像是我們資工人的家一樣。

交大十三舍全家

breakfast

常常去全家買早餐的我,竟然被店員記住了耶?!

是因為我每天很早去買?是因為我每次都買差不多的東西?還是因為你說,我每次都笑笑的?

開始聊天的起頭好像是因為在星期一早上有軍訓課的關係,後來我決定要上課時再去買早餐。結帳時你就問我,今天怎麼特別晚?

後來後來,就常常會聊幾句。

自從有了小筆電之後,會覺得在全家用無線網路上網是件非常方便的事。

為什麼 12 舍讀書室的無線網路我還是不懂怎麼用呢?

一方面是在床上用電腦會腰酸背痛,二方面是我的桌子後來堆滿了東西,三方面是太早用電腦好像會吵到室友,所以覺得拿小筆電出門似乎比較方便。

要不是因為盥洗用具放在櫃子裡常會把書桌沾濕,其實我也滿想把電腦搬到書桌上吶。

要是我在下舖的話,大概可以把盥洗用具放在俗稱懶人桌的床頭桌上 :)

慢慢來,比較快,你真正想要的又是什麼:導聚及其它

time

和導師的相遇,最早是為了加簽清大韓語。也算是有緣吧,聽直屬說和導師會面的機會不多,我卻和導師有了多一點的聯絡呢。

導聚時,蔡老師和我們簡介了他的學術生涯。然後突然提到有些人常選了很多課,有提早畢業的念頭。

老師說,選了那麼多課,負擔不過來的話,其實根本沒有辦法好好學習不是嗎?如果選少一點課,然後慢慢仔細的研讀,即使大學讀五年也好,打好基礎,你會發現不需要急著早一年畢業。

就好像有些人開車過彎時會為了省那幾秒鐘,而不顧危險。在你的一生中,大學的一年就像是那幾秒鐘。完全沒有必要急的。

想一想真的很有道理,但又有誰會刻意延畢?

或許更危險的一點是,許多課,其實不明瞭學了之後,會在哪裡用到。為了這樣的課投入所有心力,似乎是件很難的事。

雖然雖然,在過了一學期之後,我確實會覺得有些課以我自己的標準來說,連最基本的要求都沒有做到呢。

有些課幾乎就是看一看考古題應付考試,就算考得分數不低,我真的敢說自己有確實學好嗎?如果是一些不喜歡的課我還能接受,但問題在於,有些課,我其實是很樂意學的,即使我不明白學了之後,會在哪裡用到。但我現在相信,對我而言,研究學問是很有樂趣的。這點還要感謝鎮穎,是你讓我突然注意到這件事。

誠然,要學的東西太多了。即便是有樂趣的事,是不是也要做取捨?

之後因為比賽,要邀請導師出席,又再次和老師有了聯繫。

在台北的領獎典禮,經歷了許多事。突然讓我開始思考起好久沒想的未來工作。

這場比賽,似乎讓我重新發現了自己骨子裡的工程師靈魂。

雖然最後蔡老師沒能出席。但當時突然經歷很多事的我,和老師通了幾封長信。我這樣對我的老師說:「雖然聽說要當個管理者才能擁有高薪,但我一直覺得自己的夢想與實力都是屬於一個工程師的。」

老師的回答?

Do not worry about salary. Just work on things you enjoy. That is what I will do.

我想到《真實的快樂》書中說到的,有些事你就是能做的很開心也很好。有些事你不會享受,但若花很多心力,你還是能完成。

那麼我要怎麼選呢?

是不是可以,只做我最喜歡的事?還是,要挑戰自己?

或許真正的關鍵在於,這一生,我想完成什麼事?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太滿太滿的一學期,如何再前進?

sleeping-cat

來到大學的我,帶著諸多夢想。

做了好多從前想也想不到的嘗試,走了許多出乎意料的路途。

發現了從前沒注意到的自己,也再一次確定了一直存在的自己。

有的事情,其實不像想像中那麼有趣。

有的事情,其實不像想像中那麼困難。

有些事做過了,有些事還沒做。

也許現在年輕的我還不會去想什麼是人生的盡頭,但突然之間有很多感觸。可以走的路太多了,而每個人的人生都只有一次,想走完全部的路是不可能的。

這學期是嘗試與發現的大爆滿。

好滿好滿,滿到最後,都沒有時間思考了。

所以接下來,我要好好的休息,好好的思考所有的這一切。然後,對我的未來,再做一次方向的確立。

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