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性……

前些日子在寫ACM 的程式設計題目的時候,硬著頭皮從100開始,照順序一直寫下去。然後,題目果然很難啊。解一題大概會花掉5、6小時,所以這樣一天就差不多了。後來實在忍不住,跑去 Google 找了找,開始寫起簡單的題目想說衝衝題數。

結果……當我興高采烈的送出題目之後——Wrong Answer?我又看看原始碼,原來是這樣,再送出——Wrong Answer?再來——W.A.、W.A.、W.A.!

終於了解為什麼這些簡單題在 Hunting UVA Problems 沒有排在前面,因為越簡單的題目越容易出錯!解的越多,Wrong Answer 也累積的越多。因為覺得簡單,所以就不夠細心,花在題目的時間少,也太快交出解答了。

沒有耐性,果然是無法成事的。

不過一想到,那些困難的題目,又有點打退堂鼓了。然後,發現有所謂 Algorithms 這種東西,看來是提昇實力的必經之道啊,不過一想到要看完這些教學就頭大了,又是需要耐性才能完成。

最近在練習畫圖的時候也是,對我而言,繪畫所花掉的超長時間實在是令人難以克服的關卡,畫個頭髮塗塗改改竟然也要2、3個小時!老是離開位置,在家裏走來走去。

修身養性……修身養性……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啊。

patience

基因崩潰

這是參加「U19 獎創意.闖未來」的作品,只有初選入圍~~

嗯嗯,下一屆再接再厲。

dna

1.

一把刀子靠在她凸起的肚子上,劃開一道血紅的傷口,一雙戴著白色手套的手把肚皮翻開來,接著再劃上一刀,一層一層的割開肌肉。

 

 

一陣陣的鮮紅不斷流出,一個小生命正要誕生。

 

吳芸真看見醫生把自己的孩子抱了出來,放在一個事先準備的平台上,他將一種能釋放神經阻斷劑的貼片貼在嬰兒身上,再拿起一個小針筒進行注射。

他不斷確認嬰兒的心跳、血壓、腦波及神經阻斷情形,護士將輸血設備全都設置好,醫生拿起手術刀,朝嬰兒的肚子劃下。

他把嬰兒的器官一個個摘除,再換上準備好的移植用器官。

 

一個男人正隔著玻璃窗看著這一切,他正是那孩子的父親,他姓林名子豪,經過漫長的等待,孩子終於平安出生,他不由得鬆了口氣。

 

看起來會成為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呢!子豪看著嬰兒想。

 

他們把孩子取叫林雅婷,由於手術的關係,還需要幾個禮拜的時間才能領回寶寶。子豪想到外面透透氣,走到醫院大門口的時候,他突然看見了他的工作夥伴,瑞特。

那人向他走來,微微一笑,邊揮手邊喊著:「子豪!」

 

「你怎麼會來?」子豪有點驚訝。

「生產過程一切順利吧?」

 

「是啊。」

 

「我就說不必那麼緊張吧。現在的技術很先進,你應該非常清楚。」

「畢竟那是我的親生女兒啊。」子豪聳聳肩。

 

「那倒是。」

 

子豪停頓了一下:「……要不要,喝杯咖啡?坐我的車,這附近有間咖啡廳……」

 

他們走向醫院旁的停車場,兩人坐上了車,子豪開啟駕駛座前螢幕的地圖,將目的地設定為最近的咖啡廳。車子自己動了起來,很快的駛離,往道路上前進。

 

「科技是愈來愈發達,可是我們的身體卻一天比一天差了。」子豪突然說。

 

「醫療的發展,救活了無數的人,卻扭曲了我們,現在幾乎每個人都得靠著藥物才能生存了。」

 

瑞特回答:「改進的免疫系統不是已經進入實用階段了嗎?大概再幾個月政府就會通過相關審核了。」

「就和當初亞旭博士的作法一樣,注入體內將快速的取代所有的免疫細胞,他們甚至宣稱已知的微生物感染疾病都將消失,而且癌症發生率也會下降呢。」

 

 

子豪搖搖頭。

 

「都一樣的,人類的努力讓天擇完全失去了效用,再加上少子化的影響,人類的基因庫早已衰敗不堪。」

「最近不是正要通過強制避孕法案嗎,完全在基因篩檢之下採取人工受孕,但我看人擇不會使情況有太大的起色。」

 

「我倒不這麼認為」瑞特反駁:「再高的醫療技術也不代表天擇的效果會完全失去。」

 

「這就有點像環境不同了。而且科技本身不也是一種演化的延伸嗎?沒有必要非得打基因的主意……再說這方面的道德爭議實在太大,別忘了亞旭的下場。」

 

 

子豪閉上眼睛,靜默不語。

 

 

亞旭,一個毀譽參半的天才。

他透過基因將免疫細胞上與HIV感染密切相關的CD4受體做了細微的修改,使病毒不得其門而入。同時找出了調整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MHC)的基因位置,得以製造不受身體排斥的細胞,並透過一道特殊的機制讓修改後的免疫細胞注入身體後快速的取代原先的細胞。

植入外部細胞作為治療是從來都沒有人想過的,他的研究使得治癒愛滋病不再只是個夢想。

 

然而他的野心不只如此,他為了直接將修正的基因殖入下一代,又重新展開實驗。

 

剛開始整件事是完全秘密進行,他為了避免道德的問題,修改了實驗體的基因,使得產下的嬰兒將不會產生大腦,然而,這反而成為最大的敗筆。

亞旭也許是太過著急了,忽略了大腦在成長上的重要地位,使得他的實驗完全失敗。更嚴重的是,產下沒有大腦、不會思考的孩子,對當事人造成很大的壓力,終於有人向外界吐露了亞旭正在進行的實驗。消息一經曝光,立刻引起群眾譁然,民眾強烈要求亞旭停止實驗,各界譴責的聲浪紛至沓來,甚至有人憤而砸毀亞旭的實驗室。

 

此事一過,亞旭便沉寂了,他不再有任何振奮人心的發現。

 

然而,他對基因工程的貢獻是不可抹滅的,由於他對MHC的研究,現今人們得以不必直接採用患者的細胞來進行器官複製,而愛滋病更是幾乎絕跡了。

 

 

 

「我實在無法接受每個人都那麼痛苦的活著。」子豪喃喃說道:「這幾年來,我們早已掌握了必要的技術。基因改造是有風險,但顯然不會比現在繁複的醫療程序更高。」

 

 

瑞特回答:「人類一向不是理性的動物。」

 

「所謂的道德是就感覺而言。」

 

 

「就像以前還沒透過電腦控制車輛的時候,人們也從來不會注意到車禍中喪生的人比起死於飛機事故的多了好幾倍,不是嗎?」

 

子豪和瑞特其實都有基因工程學的背景,他們正合作研究人造子宮。

這方面的實驗一直被各界看好,人們認為,在胚胎成長時替換細胞,將可以安全的取代出生後的手術,另一方面,人造子宮也能使男同性戀得以不必透過代理孕母來產下下一代,他們將和女孩擁有同樣的自由。

子豪和瑞特結合了電腦與生物科技創造出的人造子宮可以透過電腦螢幕完整的監控所有的一切,可以說是相當成功,他們正打算在最近發表研究成果。

 

「或許這技術能運用在畜牧業上?」子豪曾說。

「不,」瑞特說:「他們要的只是肉而已,雖然還沒有人這麼做,但透過簡單的器官培養即可做到。」

「想想看,媒體也許會如此報導——本世紀最慈悲的生物科技!素食者不再有殺生顧慮……」

子豪聽了笑了出來。

 

 

2.

子豪回到醫院,隔著玻璃,他看見雅婷的身上插滿大大小小的管子,躺在電腦監控的玻璃箱裡。他不由得嘆了口氣。

 

突然間,他聽見說話的聲音,那像是女子發出的,走廊上傳來了腳步聲,子豪轉過身,看見一男一女正在交談。他覺得那女子很眼熟,他腦中驀地浮現一個名字。

 

「張夕月!」他脫口而出。

 

那女子轉過頭來,像是吃了一驚:「林子豪?」

夕月和那男人並肩走了過來,原來子豪以前讀大學的時候和夕月是同學,當初他們是很好的朋友,只是後來不知怎麼便斷了聯絡。

夕月先開口:「你在這裡,是在看小孩嗎?」

「是啊。」子豪指著玻璃內的嬰兒:「他是我的女兒,叫雅婷。」

夕月仔細觀察孩子,若有所思地說:「好可愛……真羨慕你啊。」

 

「想不到這麼久不見了,你都已經當爸爸了。」

 

「……對了,妳怎麼會在這裡?」子豪問。

「我和我丈夫文柏來做基因篩檢……」

 

子豪說道:「基因篩檢?原來妳也要當媽媽了啊。」

「不。」夕月回答:「我們的基因不合格……」夕月的臉顯得十分傷心。

看著夕月的表情,子豪不禁陷入了思考之中。

 

 

 

他又想起雅婷出生的情形,他的腦中浮現了一個想法,他試著不去想它,但卻沒有辦法。

 

 

「夕月,關於孩子的問題……」

 

「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想或許可以透過基因工程來修正缺陷。」

「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瘋狂,如果你們覺得不妥的話,就當作我沒說過吧。」

 

夕月不禁動心了,他是多麼的想要一個孩子。

「那孩子要在哪裡出生?醫院會允許嗎?」她問。

 

子豪回答:「事實上,我和瑞特研究的人造子宮正要申請進行人類實驗。現在開始準備應該來得及趕上,只要混在其他的受試者當中就行了。」

「好。」夕月下定決心。

 

3.

子豪回到實驗室,整理自己長久以來的研究資料,這當中整合了各界對基因的先進研究,包括新型的免疫系統、強化的消化系統等等。他深信現在的情形和亞旭那時不同了,累積數百年的研究,使得人類對基因的瞭解已經十分透徹,而面對人類基因的一再衰敗,找出因應對策絕對是刻不容緩。

子豪取得文柏和夕月的精、卵細胞後,他先結合雙方的染色體,再放入一臺機器之中,那上面裝載了數個奈米針頭,利用特殊的酵素置換DNA上的鹼基,子豪慢慢的修改,花了近一年的時間才完成,子豪再三檢視,因為任何錯誤造成的後果都是無法承擔的。

 

「我已經取好她的名字了喔,就叫鄭文心,好聽嗎?」當夕月看到她的女兒平安出生時,簡直欣喜若狂。

子豪的心情和夕月是一樣的,他終於走到這一步,他感到有點興奮。

 

「我想還是要觀察許多年,才能確定沒有問題。」子豪提醒。

「我知道。」夕月說。

時光飛逝,一年一年過去了,子豪繼續進行改造人類基因的研究,而文心也平平安安的長大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平順,但看似平靜的海面下,其實隱藏著波濤洶湧。

 

那一天,文柏突然昏倒了。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讓夕月嚇壞了,她知道丈夫的身體不好,但突然昏倒卻是第一次發生。她打電話叫了醫生,文心也暫時不去學校了。

 

醫師拿起文柏的資料看著。

 

 

「這是我開的藥,每天都吃要一包。」醫生說。

 

「每個禮拜回醫院檢查,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大礙。」

 

 

夕月向醫師道謝,醫生仔細看了一下文柏的資料表,又看看文心。

「你們生了小孩嗎?」醫生問文柏。

「是的。」文柏回答。

醫生似乎感到很疑惑,他指著資料表說:「可是這上面寫說你的基因不合格啊?」

聽到這話,夕月嚇了一跳,她拉著丈夫和孩子往外便走。

 

「等等,別走!」醫師站了起來。

 

 

這是平衡點開始轉移的時刻。

 

下午,子豪家前。

 

「你就是林子豪先生嗎?」

「你是不是使用基因改造技術成功製造了一個小孩呢?」

 

「鄭文柏夫婦原本不能生育,是不是經過你的幫忙才產下一女呢?」

 

在媒體的大肆報導之下,子豪很快成為國際注目的焦點。

許多人透過電視譴責子豪所做的一切,他們認為這麼做是錯的。

 

「人不能充當上帝。」人們說著。

 

部份學者擔心,即使現在文心十分健康,再過二、三十年,也許她的身體會產生無法預料的變化。

但也有人認同子豪的作法,瑞特就是其中之一。

「這不是創造生命,只是一種醫療行為。」瑞特為子豪辯解。

 

對於子豪來說,現在無疑是最棘手的狀況,他知道這一天會到來,但想不到會那麼快,那麼令人意外。

 

「事情竟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子豪的腦中千頭萬緒,想著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瑞特說道:「你竟然瞞著我透過人造子宮做出這種事情。」

「抱歉。」子豪低下頭。

子豪沉吟了好一陣子。

 

「我不想讓所有努力付諸流水。」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人類的未來只能寄託在基因技術之上。」

「我想開一場記者會。」

 

 

「我想把我的想法告訴大家。」

 

 

隔天晚上,瑞特打開了電視,他相信子豪這次的記者會將對人們是否能接受基因改造生子產生關鍵性影響。

「感覺,一向是影響判斷的因素之一。」他告訴自己。

子豪開始說了:「我想大家都知道了,我在多年前為一對夫婦的孩子修改了許多缺陷的基因。」

「這很自然,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能健康的長大。其實修改基因並不新鮮——我們每個人在產下下一代之時,DNA都會經過重組、改變。透過基因工程只不過是讓這個過程更準確、更有意義罷了……」

 

瑞特閉上眼睛,等待一切發酵。

 

只是,當隔天瑞特重新打開電視時,他卻傻眼了。

 

 

「……林子豪博士的女兒遭人擄走,犯人聲稱林子豪做的事是惡魔的行為,他要求立刻停止所有實驗,並毀去所有資料。目前警方已尋獲犯人住所,進行攻堅……」

 

「到底誰才是惡魔?」瑞特不禁說道。

 

 

此時子豪正開著車,和芸真一起趕往現場,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接起電話。

「喂?」

他聽見夕月慌張的聲音:「子豪?文……文心不見了!」

 

「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子豪的內心亂成一團。

 

 

子豪的車,到達警察攻堅之所。

芸真衝了出去,只見一名男子站在那裡,一把尖刀,抵著雅婷的脖子。

 

「不要阻止我!」男子大喊。

「你們也要幫他嗎?幫那個惡魔嗎?」

 

「他有沒有想過孩子的想法?孩子根本不是自願被生下來的,他怎麼能因為自己的私利,把生命踐踏在自己腳下!」

子豪走下車,那男子看到他後,更加激動了:「就是你,你這惡魔!」

 

「今天我就把你女兒給殺了,讓你知道玩弄生命是多麼罪過!」

 

 

 

 

刀子靠近雅婷的脖子,一道鮮血流了下來……!

 

 

 

 

 

 

 

5.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在那之後,雖然反對的聲音一直沒有消失,大家還是漸漸接受了基因改造的想法,尤其被斷定不能生子的人更是澈底擁抱了此一技術。

我爸爸可以說是非常幸運,他也許沒有像亞旭一樣的聰明才智,但他生在一個對的時代,憑藉前人的智慧,做成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雅婷!妳看我幫孩子買了什麼!」

 

文心突然拉著兩個孩子的手出現在我眼前,我仔細看了一下,他為孩子穿上了好可愛的衣服啊。望見孩子臉上一副被強迫的樣子,我忍不住露出笑容。

 

我現在真的好幸福,能和我愛的人生活在一起,真的好開心。其實我們都很幸運吧?關於活著這件事。

 

 

我永遠不會忘記文心那天說的話。

 

 

正當挾持我的人正和警察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女孩突然大喊:

 

 

 

「不是的!」

 

 

「我……我就是那個基因改造後所生下的孩子!」

 

 

「當我剛得知的時候確實很驚愕,我也以為同學會排擠我。」

 

 

「但他們願意接納我,我真的很感動……是的,我的確不是自願被生下來的,但又有誰是呢?對我而言,生命是種賜予,我很感謝大家,很感謝林子豪先生,很感謝我爸媽。」

 

「我覺得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奇蹟……我很高興自己能活在這個世界上……!和朋友聊天、玩耍、讀書……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很幸運、很幸運……」

 

她哭著,哭得很激動。

 

 

甚至連挾持我的人也落下了眼淚。

 

 

 

 

 

 

我想,她和我的相遇一定也是一場奇蹟吧?

失落的一角

失落的一角

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好像是在綜合活動課的時候,當時覺得頗有感觸的,雖然情節十分簡單,卻蘊含著深刻的哲理。

因為有所缺陷,所以會想追尋完美,去尋找失去的那一角。有時沒有抓住幸福,有時卻自己破壞了它。好不容易找到了完美,卻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許多美好的事物。那麼,是否懂得放手呢?有時候,一切可以重新來過,有時候,失去的美好卻找不回來了。

也許會發現,完美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也許開始懂得接受自己的缺陷。發現幸福離自己那麼近,是的,就在身邊而已,卻為什麼一直沒有發現呢?

那圓在最後,又重新踏上尋找一角的旅程,是否也意味著過程比起結果還來的重要呢?

追尋著什麼,而最後得到它時,就變得沒有目標了,也許也因此感到空虛吧。「完成不了的夢想,才是夢想」,其實真正享受的是過程,那些努力都是屬於自己的。是啊,我覺得注重結果,是為了別人,注重過程,則是為了自己。畢竟別人只看得到結果啊,只有自己能體會艱辛的喜悅。

當然人是無法完全為了自己,或完全為了別人而活的。

想到一個常常被提起的問題:「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xx天,你會做什麼?」

與其做一些瘋狂的事情。好好享受平凡的每一天是不是也是一種答案呢?即使知道夢想來不及完成了,繼續追尋又有何妨?

另外還有一本姊妹作:《失落的一角會見大圓滿》

也許因為我不是女生(?),所以這本比較無法讓我「心有慼慼焉」。

危險心靈

有沒有人想過,有沒有可能監獄禁錮的只是無形的思想?能夠酷刑迫害的也不只是看得見的刑具?小學六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如果一間間應該傳出學生嘻笑聲的教室,聽不到嘻笑的聲音,應該充滿健康活蹦身軀的操場,看不到活蹦亂跳的身影,那麼它跟長達十二年的監獄刑期有什麼差別?

十二年的禁錮會怎樣改變一個人?如果那一對一對無精打釆、死魚般的眼神讓人聯想到死亡的話,監獄堆積如山的屍體至少還有一張一張的照片可供紀念,而孩子們逝去的那些閃耀著光芒的眼神,我們將要去那裡憑弔?

昨天突然逛到了侯文詠的網站,想不到危險心靈竟然拍了電視劇了!從 6 月 26 日起每週一至週五晚間八點,在公視13頻道播出。

整個故事就是從謝政傑,一個 15 歲的國三生開始,從和老師,甚至學校的衝突中,漸漸帶出教育體制的問題。我當初看這本書,感受真的很深,有時看著看著眼框就濕了,也許是因為我和裡頭的主角同是國中生吧,我不能說我跟小傑很像,但我卻覺得自己能感覺他的處境。

記得很久以前買這本小說是為了寫讀書心得,當時可是千挑萬選才選到這本書呢!我一直很喜歡這本小說,書中主角,小傑,努力的吶喊著,希望有人能聽到他想說的一切,這本書想發出自己的聲音,喚醒人們去注意教育的問題、去思考一些很明顯卻不被注意的問題。

看了一下電視劇的預告短片,還有網站上的介紹,好像感覺到有改一些劇情(小傑什麼時候有了喜歡的人?),但也不是很確定,書中的情節都快忘記大半了呢,改天再來溫習一下。好想看危險心靈的電視劇,但我們家竟然看不到公視啊!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我想這一定是一部好戲,雖然我看不到,但在此向各位強力推薦!

基測結束

其實現在才發這篇文章是有點太晚了,總之最後總共錯了三題,分數是288,數學十分粗心的錯了單項式化簡的題目,對答案的時候讓我懊惱了好一陣子,而我的作文竟然只得了個四級分,勉強通過,不過我想應該是可以考上臺南一中吧?既然已經結束了,就不再去想它了。

最近幾天在學校裡幾乎都沒什麼事可以做,整天都在自修,我偶爾看看小說,但偶爾因為感冒的關係而趴在桌上休息,這感冒可真是打壞了我的許多計畫啊。每次感冒都在很敏感的時刻,像是國小畢業旅行前夕還有基測的時候,真是糟糕。

明天就是國中的畢業典禮了呢!長達三年的國中生涯即將告一段落,新的階段馬上就開始了。對自己的期許不曉得是否能實現呢?

宏碁數位創作獎作品——「天予」之創作歷程

gifted

這篇是寫給宏碁基金會的心路創作歷程。

緣起

剛開始決定要參加宏碁數位創作獎比賽的時候,對於要做什麼樣的作品,我的心中其實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沒有限定創作元素,同時也無前例可循,這似乎使得「創意」成為舉足輕重的關鍵。

究竟要以什麼為主題,又要如何以我的方式去詮釋呢?我花了許多天的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卻一直無法得到答案。仔細想想,每個作品一定都包含了一些作者想表達的東西與價值觀,每位觀賞的人卻不一定會接收到那些訊息。

我突然很想表達這樣的想法。

每個人都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去感知、解讀這個世界。所有的資訊在傳遞時都會失去原本的面貌,無論是表達或是接收,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塑造一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度、自己的立場。沒有人可以想得到自己的一句話、一個動作和思想,在別人的心中會是什麼樣子,又會造成什麼影響。

也許會失去原本的面貌,也或許眾人都認為是不對的,但我們就應該停止追尋嗎?人們總是在思考自己的價值,總是在思考事物的意義。當我們發現每個人對這些事的定義不同之時,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沒有真正的意義了。但我想,只要自己相信自己所認為的意義,並勇敢的去做,那樣所發出的光芒絕對不會讓自己嘆息的。

那麼要表達這個想法最好又最有趣的方法是什麼?

我想,只有說故事才有這樣的魔力。

於是,一篇篇圍繞著這個中心思想的故事漸漸成型;於是,所有的一切都從那飄著雪的森林開始。

過程

每天回到家,寫完功課後我就開始寫作,有時依靠著靈感可以寫得很快,但有時同一篇文章寫了很多天也無法完成。我創作得十分自由,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不拘束於故事進行的時間軸,在各個支線裡隨意跳躍。

不只是創作,我也想將結果以這樣的方式呈現,因為我覺得這使得傳達和解讀都多了更多的可能性。

後來我把在學校一部分的下課時間也拿來寫故事,我也從校園生活以及對同學的觀察中獲得不少靈感,有幾個朋友給我很大的鼓勵,真的非常謝謝她們。

天予

要為作品定下一個名字,花費了我不少時間,大概是在我寫完了五、六篇故事時才終於決定使用「天予」這個名字的。

有人問我「天予」的含意是什麼,其實我自己也不太能精確的描述它,但我還是儘我所能地說明一下。

天予,顧名思義就是「上天所賜予」的意思,至於賜予什麼呢?也許可以叫做價值觀、個性,或者更直接的——心靈。更因為它有著可以改變卻又難以變動的性質,所以才有首頁那段敘述天予的文字。

至於隊名「時之旅者」,原本指的是能跳脫各種既有想法,超越社會制約、甚至人類固有的價值觀來看待事物的人,也有一些激發創意的期許意味,而在故事中他們更是擁有了超越時空的能力。

結束

其實我原本想結合動畫來呈現天予這個故事,但是時間的緊迫完全否決了我這個想法,甚至故事本身也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發展其完整性,像是時之旅者的詳細敘述就幾乎都沒能寫出來。

我不得不開始開始製作網站版型,而在最後的完成工作中,我加入了一項實驗性的作法——使用超連結把各個字句和其他的文章互相連結,並在當中暗示文章間的關聯性,只不過似乎沒有達到想像中的效果。

總之,最後終於還是完成了參賽的作品了,在這裡我要感謝我的姊姊——夢朵,她提供了許多圖片,對我作品的完成幫助很大,還有 Justin R. Durban 的音樂以及 Dean Edwards 的 JavaScript 程式碼 “IE7” 解決了許多 CSS 在 Internet Explorer 6 上的支援問題。沒有他們,我絕對無法把作品完成。

接下來……?

在參賽的過程中,學到了非常多的東西,在各項限制下,有時不得不做出妥協。比賽結束了,但天予的故事還沒結束,創作之路沒有終點,永遠都得繼續向前。

喜歡踢足球

soccer

已經忘記是何時第一次踢足球了,只記得是因為朋友的關係才加入足球隊的。原本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態,卻不知不覺喜歡上了足球。

足球隊的成立,真是一段崎嶇難行的道路。曾經計畫要在假日時來學校練球,後來卻又取消了。經過幾番波折,也曾經想過要在早自修之前,早些來練,但沒過幾天,卻又說不行了。最後只好推到晚自習之前,才算稍微穩定了下來。

剛開始練球,總是要做一些基本技術的練習,像是用腳背踢球、內側踢和盤球等等。偶而也會踢幾場比賽,但總的來說,還是處於相當不成熟的階段。但我還是練得很開心啊,以前很少像這樣對運動有興趣的。每次練球,大概是三、四十分鐘,總讓人有意猶未盡的感慨。

畢竟我們是國三生吧,球員又有許多是 A 組班的,好像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剛開始拉我進入的同學突然說不來了,而後來更是整個球隊都停止練習了。在什麼都還沒開始的時候,突然之間就都結束了。最後剩下聯課時,參加足球項目的人在踢球。但我不是,也因此幾乎都沒有機會踢球了。足球隊好像不復存在了。

現在體育課時,如果有自由活動的時間的話,我總會和我的朋友一起借一顆足球,珍惜得來不易的時光。大部分的男生都在打籃球呢,我這樣,好像不太合群似的。記得有一次練挑球,我都只能挑個一兩下,感到不服氣的我,只好不斷的嘗試,踢呀踢的,一下子就變得好累。我一直都記得當時的我雖然身體不行了,卻是多麼的想繼續踢下去,真的覺得自己還沒踢夠,於是忍著疲累的繼續練習。最後還是因為有點頭暈,才察覺到這種行為的危險而休息的,真的很不甘心自己的體力竟然如此差勁。

其實真的有心,也可以自己買一個足球,放假時偷偷地練,不是嗎?但總覺得那感覺不太一樣,足球還是要大家一起踢才盡興。再說,也許就是因為機會少,才能保留住那份喜歡的感覺。

有機會的吧?以後,一定能再踢一下球。

基測倒數 62 天

writing

只剩兩個月,生活的步調十分的急促。

嗯,生為國三生的悲哀嗎?原本悠閒讀書的氣氛一下子變成了極力追趕的比賽。以前不認真的人,現在也該開始認真。其實在我們班,應該算是十分沒有危機意識了,但那步步逼近的考試,依舊發揮著它的影響力。

但仔細想想,其實基測不過是一個比較重要的考試罷了,又有甚麼不同?平常讀書,為的是月考;現在讀書,則是為基測。這便是讀書壓力的來源,月考決定不了甚麼,所以可以悠閒;基測攸關可讀的高中,所以緊張?

感覺有點不妙,這麼一來讀書豈不是全為了考試?

大概是在國 2 上學期的寒假,才開始思考關於未來人生的問題。對於讀書、考試、讀書的這種模式不知為何感到反感。但,僅是如此便輕易放棄這種模式,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使現在的體制不見得很好,但至少是「可接受的」,每天玩樂,口中老嚷著是教育不好的人,完全是不可取的。

想走出自己的路,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才行。

我的天資很可惜的並沒有高到甚麼可以輕鬆跳出迴圈的地步,所以實力,所謂的實力,也只好靠後天培養了。

所以現在,我正在努力著,努力的發展屬於自己的能力,並同時試著兼顧課業。這當然不是簡單的任務,但我還是得去做才行,人生只有一次,無論是逆境還是順境,如果不能追隨自己的心意前進,又怎麼會好玩呢?

62 天,真是個不能算長的天數,在這樣的時間裡,只能暫時把通過基測當成較重要的目標努力著。讀著某些書時,真有欲瘋之感。雖然目前課業外的學習是有點斷斷續續的,但好不容易還是找到了一點自己的步調了。

無論如何,都希望基測能考個好成績。如果順利的話,就有時間去好好發展了。

高中三年……嗯,真希望自己能夠在大學學測前便擁有足以決定自己方向的實力啊……

考卷與網路文章

school

昨天在寫國文考卷的時候,突然又發現閱讀測驗是一篇網路文章。看完之後不免又覺得——為什麼網路文章總是寫的那麼有哲理呢?

據說這些網路文章是以 E-mail 為傳播媒介,但我倒是很少收到此類郵件(不對不對,我根本就很少在用電子郵件)。沒有辦法親身參與傳播過程的我,真的覺得這是很奇妙的現象。有時真的挺懷疑這些網路文章的作者是誰,為什麼連個名字也不留下呢?又或者是,原本是有名字的,但一開始轉寄的人並沒有留下他的名字?

這些文章,有很多真的寫得足以觸動人心。讓人真的好想好想知道作者是誰啊!

後來我問身邊的同學--當然不是在考試的時候--「你看,寫得好像很厲害的感覺。不知道是誰寫的啊?」

她邊點頭邊對我說:「這些是那些網路作家寫的。」

「真的?」我疑惑。

她點點頭,但我還是不太瞭解她的論點。

然後又過了一陣子,她突然轉過頭來對我說:「其實這些是我寫的啦。」一本正經。

天啊!她在開玩笑嗎?有人開玩笑可以說得哪麼篤定嗎?我一直看著她,而她竟然完全沒有動搖的跡象。我忍不住笑,卻不禁更加懷疑了。

「甚麼?原來那些網路文章的作者就在我身邊?」

成功裝上新硬碟!

hard-disk

為了替 Linux 找個好的「居住地」,幾天前我開始物色一顆好的硬碟。

我原本的電腦裡有二顆硬碟, Windows XP 裝在 40G 的 Maxtor 硬碟,另外一個則是用來放舊檔案的 Seagate 20G 硬碟。我對電腦的硬體不怎麼熟,用了四、五年的電腦,卻從來也沒有自己選購過任何的硬體,當然也都沒有自己組裝過。

這次我下定決心,全部通通自己來!在網路上看了許多資料後,最後被我挑中的是 Seagate Barracuda 7200.7 ST380013A 80G 硬碟

在我興高采烈的把它帶回家之後,便把電腦機殼拆開,嘗試我的「第一次」。

安裝的過程並不是很順利,一開始把我把硬碟的 jump 設錯了, BIOS 根本抓不到硬碟。等到好不容易設好了,進入 Windows 後,卻又看不到硬碟了,前前後後檢查了好幾次,最後才發現是電源線沒有插緊。

為了這顆硬碟,竟花去了我大半天的時間。

不過經過這番折騰,我實在是學到了不少東西。也許有一天,我能完全靠自己組出一台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