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腦中幻影》小記

brain

這本書透過各種腦部疾病的案例層層解析大腦運作,許多故事實在驚奇。

像是有些失去手臂的病人總會覺得失去的手還在,甚至活動自如,在一個案例中,病人以為他的手正拿著桌上的杯子,此時醫生突然把杯子拿走,病人竟因覺得手指折到而大叫呢。

更有趣的是,透過巧妙鏡盒的視覺錯置,竟然有辦法騙過大腦,切除幻肢(靈魂的切除術??)。事實上,我們對自己的身像其實很有彈性,在實驗室裡,實驗者有辦法在短時間把受試者的身像延伸到別的地方(如桌子),而在突然打擊該物時,使受試者產生驚嚇的反應。

天人合一也許就是身像的無限擴大吧?

我們的視覺也是大腦重組的結果,有種病人可以看見事物,但事物一但動起來,他的大腦就無法解釋了,還有一種病人看不見任何事物,但若拿出一個有一細縫的箱子要他把信從細縫放進去,即使他一直抗議他做不到,但若硬要他做,無論細縫角度如何,他總能把信放進去。有趣的是,這個神秘視覺似乎不擅記憶,若先把箱子放好,接著把燈關掉,他就沒轍了。作者認為他也可能不會選擇,若有兩個細縫,要自己選一個放,他應該做不到。

把兩個同樣大小的圓圈分別放在大的和小的圓圈中間,放在大圈中間的圓圈看起來特別小,放在小圈中間的圓圈看起來特別大。但你知道嗎,若把圓圈改成杯子,而實驗者要求受試者拿起杯子,則無論是去拿看起來比較大的杯子還是比較小的杯子,受試者一開始手張開的角度都是一樣的。若把中間的杯子換掉,則手張開的角度會隨杯子的絕對大小而變,完全不受錯覺影響。即使我們的視覺被騙,但我們大腦的某部份卻很了解杯子真正的大小呢。

記得我們的視覺有個盲點嗎?我們的大腦會把那塊填起來,但在某個因為腦部受傷而使得盲點特別大的人身上,我們發現填補盲點是有速度差別的。

實驗者先讓他盯著黑色的螢幕看,然後螢幕突然換成紅色背景,並在上面佈滿閃動的黑色圓點。在他的巨大盲點區,他先是看到紅色,過了幾秒,出現圓點但不會閃動,又過幾秒,圓點開始閃動。

有種病人,雖然半身癱瘓,但他們卻否認自己一半的身體不能動,而且他們非常認真,看起來不像故意騙人。有趣的是,把冷水灌入此病人的左耳,會暫時性解除病人的否認,而問他們之前和醫生的對話時,他們總會說他們一直都承認自己有癱瘓。但等否認的情形回來後,這一段的記憶又會被扭曲,使他們不記得自己有承認自己有癱瘓。

我們所經歷到的一切都有大腦填補處理的痕跡??我們的思考也由許多我們沒有注意到的各種心靈所組成嗎?

還有很多例子,就不一一贅述了,總之很有趣呢。

起始點:開學生活

point

94 從台南北上,先是進駐了一間旅社,為明天的認證考試準備。然後隔天,在考場中慘遭可怕題目的打擊。中午吃飯後,開始進住宿舍,把一些東西大概的放好,但很多事物還是先擺著,慢慢想地方放。然後很快的申請了宿網,把這幾天沒看的留言看一看。

週末兩天,花了很多時間探索交大的環境,同時也整理房間,以及看著課程的介紹。 97 選課正式開始,開始煩惱該選哪些課,該怎麼處理麻煩的衝堂問題。打了一通電話給語言中心問加選進階英語的問題,原來符合以進階英語取代基礎英語的大一生要在課堂上請老師加簽才能選到進階課程,而且還不一定保證修得到呢。所以還是得先選一門基礎英語以防萬一,真複雜。

98, 99, 910 開學典禮、新生輔導、註冊,還有社團展覽,每天留下的時間則繼續選課。

911 選課分發結果公佈,發現通識竟都沒上。只好開始計劃下禮拜到課堂加簽,同時也考慮進階英語的加簽。

喔喔,然後在此時決定了要到清大校際選修韓語試試。其實也是看了很久,看了很多課,之後才決定,主要也是要解決衝堂的問題,所以很多不能選,不然本也想試試認知心理學之類的課呢。

校際選修要跑的流程可多著呢,先要導師同意簽章,系主任同意簽章,因為是外語學分所以又要語言中心簽章,然後再找開課老師及開課系所簽章,最後再交回本校課務組即可。所以,之後一週,有很多時間就用在跑這個流程啦。

於是 912 我出發,往清大探索及尋找教室,花了整個早上的時間,最後再返回宿舍,這樣到時要課堂加簽時也比較不容易找不到路而遲到。

下午,我又把房間的佈置重新調過一次,終於大致底定。然後花了不少時間把課程表排一排,並作一些基本生活計畫。

913 在資工系二手書拍賣會中連一本都沒搶到,只好上網找其他管道,和兩位學長分別買下了線代和微積分的二手書。

星期一已正式開始上課,同時也是加退選的第一周。這天的課排滿滿,軍訓老師很風趣,物理課竟沒有上課,試著到導師的辦公室,但找不到人。下午的計概和微積分有點想睡。晚上是資工系的系計中教學,沒有去南友會的清夜游覺得很可惜。晚上又登錄一次通識志願,發現之前沒選上的課竟已經有些人退選了呢。只是心理學還是不可能上。

星期二,一口氣抽到了兩門通識,兩門都是星期二的課,早上我先去英語口語表達與溝通的課要加簽,可多收 7 人,有 24 個想加簽的人呀,結果很不幸的沒抽中,但老師說下禮拜還可以來試試。我離開後先去找系辦問校際選修的問題,她們說新生的導師其實還沒有決定,因為有些老師會離開,所以要先幫我蓋章,然後她們會拿給系主任。

然後回宿舍,看了一下,下午有西班牙文的課,想說萬一都沒選上外語課就慘了,實在不想去修基礎英文,尤其當初為了避開心理學通識,我亂選了一門在禮拜五的英語課。所以就衝去啦 XDD 這節課竟也是大爆滿,但我卻很幸運的抽中啦!

下午去參加了證券研究社的迎新茶會,並沒有像想像中那般吸引人。回宿舍,發現之前寄信問韓語老師的信已回覆了,老師答應要幫我加簽了好開心 :D

不過突然加簽到兩門第二外語的我開始覺得有一點囧了。

隔天,我到系辦,原來導師已經決定啦,就跟本來我想的是同一個老師,於是雖然系主任有簽章,導師章還是得自己去弄啦。但今天就是第一堂韓語課,於是只好先出發。

韓語課,再次大爆滿,連旁聽生都一大堆,還有很多碩博生呢。

老師上課非常的風趣,雖然常常聽不懂,但感覺很棒,上課時時會爆出笑聲。韓語,第一天簡單的介紹課程,然後開始上發音,有些發音真難辨別呢。像是 ㅓ, ㅗ,ㅜ 當時完全搞不懂。

坐在我後面的是在交大圖書館工作的大姐呢,後來和她常常在此見面,偶爾也會聊聊。

下課後,把單子拿給老師簽,第二個簽名,Get!

晚上趕回交大,參加期待已久的 AIESEC 說明會。對於 AIESEC 以國際人才交換來達成世界和平的理想感到共鳴。雖然聽說會很忙,但也會學到很多吧。

同時,也打了電話和導師約好在隔天晚上見面,希望一切順利。

星期四,到語言中心,第三個簽名,Get! 但晚上到辦公室找老師,卻沒有人。覺得非常著急呢。隔天才知道我把時間弄錯了,真是尷尬,幸好最後還是成功見面了。老師似乎比較會說英語的樣子。

於是回到清大,外語系辦,第五個簽名,Get! 最後終於送回交大課務組啦!

下星期,參加了AIESEC 會員甄選說明會,更加的被吸引了,此時也知道,可以選擇加入的部門有三個:OGX, 負責把國內人才送到國外、Non-co, 負責和國內非營利組織洽談,把國外人才送到國內、Cooperate, 負責和國內營利組織洽談,把國外人才送到國內,最後覺得 Non-co 似乎比較適合我,決定參加他們下星期的面試看看。

口語去上課時,竟然有同學沒來啊。是的,所以我就加簽啦。是不是瘋了!?三門外語,當時的我實在太莽撞,但口語課才是我最想上的呢。於是我決定退掉一門通識來因應。

周末,有好多課沒有追上進度,小考又將到來,理論上是該念書的,但,這周末是系上的迎新宿營啊,那是另一個故事囉。

下星期,參加了AIESEC 會員甄選會,他們都說我好像太安靜啦。面試開始時,問了我們為什麼要加入 AIESEC ,想學到什麼。還有另一個是要回答團隊合作時會遇到的特定衝突,我們會怎麼解決呢?

後來聽他們說,看不出來我那麼靜,卻那麼有想法呢。呵呵呵,真開心,雖然覺得自己跟其他人比起來表現的還不夠好,總之最後通過測試啦。(當然這不是當天公佈的)

星期四,南友會水餃大會,和新同學聊了不少天 XD

下星期,導聚、English Lunchtime、第一次的 English Table、AIESEC 社員大會、AIESEC好好玩一日遊。好多沒寫的故事呀!

這就是,我的大學生活起點。

太過忙碌的大學生活

Plan

Plan

記得從前曾和朋友說過:「我在備審資料中的讀書計劃當然打算全部寫真的啊!」上面那張,就是我一部分讀書計劃的剪影。其中,尋找最佳生活步調,短短數字,其實卻是莫大的挑戰。

下面這篇,就是我在大學中努力尋找生活步調截至目前為止的紀錄與心得。

雖然排出了一禮拜的時間計畫,但執行到目前的結果,我覺得這樣的生活真的太忙了。

第一個問題是,我幾乎失去了自我成長的時間。為什麼這樣說呢?首先,我覺得在我的人格中一個很重要、很強大的部分,就是反思並推動自己前進的能力。以功課來說,當年想讀英語的念頭,竟能把我帶的這麼遠。又如,我是一個很悲觀的人,但我一直在學習控制想法的心理技術,似乎也略有成效。甚至小到如偏食的問題,當年幾乎不吃菜的我,也是在心中決定要訓練自己吃菜,才終於養成習慣。

要維持這種成長動力,主要得來自兩方面:閱讀、思考。閱讀可以讓我在最短的時間裡,接觸大量的新觀念。思考,則是反省自己的生活並計畫向前的方向。

按目前的計畫來看,每週有 3~4 小時的閱讀時間,過了幾週的想法是,這樣實在不夠,尤其時間上排的不是很連續,所以似乎有種斷斷續續的感覺。

另外一點是思考,目前的做法是一週分兩個時段花 3 小時的時間修正自己的腳步。但我發現這樣是不行的。應該「每一天」都花一點時間讓自己沉澱才對。否則會有種迷失在生活中的感覺,尤其當有事情打亂了計畫表時,若不能很快的修正,則會有種很忙碌、不知先做什麼才好的感想。

不讓自己有「忙碌」的感覺,是我的目標之一。要做到這點就必須讓自己相信,只要按計畫一一執行,就能完成想完成的事才行。

順帶一提,現在之所以在打這篇網誌,是因為我有規畫一個我稱之為「Life Writing」的時段,這時段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記錄我的思考與行為,做為回顧並計畫下一步的參考。此外,也是遇到壓力事件時,可以透過書寫舒壓的癒療時刻。

另一個問題是,我幾乎沒有學習程式開發、Linux 系統管理的時間。如果我不能快一點學會我要的核心能力的話,很多想完成的事就無法完成了啊!

還有,我沒有時間運用這裡的資源。圖書館的書、可以借的電影、英語學習資源。

我還想要搞懂新竹的公車系統,擴大我的生活圈,走出去看世界。到別的城市參加研討會之類的活動(?)就算只是為了讓自己習慣旅行也好。

既然離家,來到交大,如果不能好好利用這裡的一切,那我究竟來這裡幹麼呢?

我還想要更多的時間,讓我可以悄悄推動我的理想,並在這樣的過程中找到支持我的夥伴。

想一想之後,現在還可以刪減的時段,恐怕就是我預先留出來給打工用的時間吧!如果我在大一時不要打工會如何呢?

可是可是,打工也是我當初想學習的事物之一啊。當然我可以質疑,那種時薪 95 的事務工作對我而言真的有什麼價值嗎?可是這樣想似乎又會陷入所謂畢業即失業的好高騖遠之人的窠臼。

所以所以,我真的覺得大一上選的課太多了。一週 30 個小時,加上我規劃的課後複習時間 11 小時,則共達 41 小時。而且這樣的時間規劃,仍不能讓我紮實的趕上課程進度。

我真的想要在大學仍重複著高中那種讀書模式嗎?

我不想像高中一樣整天宅著,就只是讀書。我想要變得不那麼宅。

這並不代表我希望整天在外面玩,那也不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我想要把這個世界變成我的學習來源,而且我不想只是不斷輸入,現在該是我向外發揮影響力的時候了,我想要開始影響這個世界。

然後我現在在考慮要不要報名「華碩校園CEO」,如果能通過,它會在大一下給我帶來絕對有挑戰性的實習與工讀機會。可是再加上 AIESEC 的事務,好像會瘋狂的忙碌啊。

(雖然感覺其實很難被選上 XD)

一不小心選到共 7 學分的外語課程是這學期最大的失策,下學期不敢啦!

失去希望之時

holding-hands

當用灰色的眼光看這世界時,所有的事物都是沒有希望的,自已的一切也不再重要。若能永遠消失,就能不再痛苦了吧。

即使別人說著鼓勵的話,要我快樂起來,但這一切又有什麼重要呢?

然後我開始想,難道沒有什麼是絕不會失去的理由,沒有什麼可以在最絕望之時仍然讓人願意走下去呢?

看了許多文字,整理出來的要點是,得把自己依附在比自己龐大的事物之上。

比如說呀,如果有了朋友、有人想保謢的人、有了羈絆。就該明白,自己的消失將會造成的傷害。

還有理想。和夢想不同,理想是獨立於自己之外的遠大目標。人可以為了實現理想而死,更可以為了理想而活。

人們說,有了理想的人會更加堅強。

事實上強大的是理想本身,依附在它上的我們,彷彿感到同樣的強大。

還有什麼更大的東西?道?神明?宇宙意識?如果來到這世界,是有著神賦予的偉大任務。如果死亡,是足以動搖世界的背叛。如果相信宇宙就是自己,沒有渡不過的難關。那麼,是不是就不會失去希望呢?

只要把自己依附在比自己龐大的事物之上,一個人就能擁有永遠不失去自己的理由,永遠要向上的內在動機。我覺得,這該是面對悲傷的最核心防衛。

有了動機後才能來談,有什麼走出悲傷的「手段」。

足球呀

soccer

想起,過去曾因朋友的關係,而那麼喜歡足球。記得在國中畢業了之後,還真的買了一顆足球,獨自練習著一些其本技術。

上了高中,加入了足球社,在第一次社課時又再次體會了踢球的快樂。甚至還和從前的朋友出來練球呢。

只是後來,足球社的基本訓練少了,而開始踢起比賽。擔任後衛的我,竟一時無法適應這個位置。

也許是我太弱了吧?在失誤與競爭中,我似乎漸漸失去了玩足球的快樂了。另一方面,在這個位置,我感受不到進步,不再有前進的動力。

還來不及克服心理障礙的我,在高二時,便為了追遂我另一個夢想而轉進了資訊社。同時,在課業的壓力之下,我也不再有時間和朋友出來練球了。

就像逃跑的敗者一般。

那樣的無力,其實是不斷出現在我的高二生活中的。

高一速成的捷式在高二裡漸被我遺忘,而我也不再有心力練習;原本積極運用的課堂,也漸漸開始得過且過起來(雖然有些積極運用指的是讀別科的書呀,高二的某些老師讓我無法這麼做,也因此重回類似發呆的境界,這種懶散,漸漸滲入了每一堂課);加入資訊社的我在課業與資訊中掙扎;而根據 Goodreads 的記錄,我在這段時期看的課外書也是近年最少的;而如果我沒記錯,那段時期我甚至停止聽空英了呢。

那是個,迷失在課業中的年代嗎?

這樣說好像也不太對。畢竟,我也考上了我想考的大學了呀。

可是,我想把我的自我意識再找回來,那個推動我學英文、推動我學捷式、推動我追尋理想的自我意識。我想,活在當下的每分每秒。

跟學習有關的書籍介紹

books_apple_hires.jpg

常聽別人問起,怎麼樣的學習方法比較好。也常聽別人說,光是努力用功是不行的,要用正確的方法讀書才行。那麼究竟什麼才是正確的方法?每個人適合的方法或許有所不同嗎?該如何找出真正適合自己的方法?

如今,在學習與大腦的研究固然有許多的進展,但仍處於相當早期的發展階段。許多的學習原則都被揭露,各種讀書技巧也不斷被科學檢驗,然而並沒有一套系統化的方法可以找出每個人最適合的學習策略。

但是,每個人都可以自己探索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的。而如果能學習一些關於大腦的背景知識、廣泛了解前人開發的學習方法,或許能讓這探索之旅容易許多。

在此分享一些我覺得對我的學習有幫助的書,希望你也能體會閱讀與學習的樂趣!

這兩本都是介紹大腦的基本知識,先從這兩本書看起會對一些專有名詞變得比較熟悉。《樂在學習的腦》專門討論和學習相關的研究,也提到許多有趣知識,例如未經意識的學習、想像力的訓練效果、睡眠的重要等等。

腦科學知識如何轉換成學習策略?值得一讀的好書!

這兩本書,探討記憶的本質。《聰明記憶王》注重的是記憶原則的應用以及記憶術(不過書中的記憶術有些是專給英語讀者用的),《記憶的祕密》則更注重學理研究。

介紹神經可塑性,大腦如何做到一些看似奇蹟的重組。而書中也指出,某些特殊的大腦訓練將可改善腦部能力、治療神經損害。

p.s. 注意到神經可塑性是一個很新的領域,這兩本書也有很多有爭議的理論。

科學研究一再發現女男大腦的天生差異,而這一切,也對學習理論造成了影響。兩性在大腦不同部位有相異的發展速度,而某些兩性成就不同的科目,很可能是其中一性誤用了不適合自己的學習法。

如何維持好的精神狀態也是讀好書不可或缺的要素。這兩本書告訴我們的是,我們確實有能力透過自己的努力,向上提升;我們確實有能力改變自己。

關於語言學習的一些理論,有些部分頗為艱澀。

這裡是,較無科學證實的學習法,僅供參考。

《千萬別學英語》喚起我對英語的熱情。

《蘇菲的世界》讓我擁有對智慧的愛,《我的天才噩夢》讓我知道學習的熱情。

腦神經科學是一門快速發展的科學,許多新的理論不斷被提出與推翻。以上有些書籍也有點年紀了,所以謹記,要隨時閱讀新知,以跟上日新月異的科學進展。

升大學的準備方向──給高中生的小筆記

school-uniform

現在開始我會撰寫一系列文章分享我對考大學的心得與想法。本筆記並不只是給高三生參考,更歡迎高一生或甚至國中生閱讀。

本筆記純屬個人經驗,並無科學證據證實,也無系統性研究。

  1. 讀書方法心得

    1. 跟學習有關的書籍介紹
    2. 英文讀書法
    3. 讀書方法論
  2. 升學管道的各種技巧

    1. 簡易備審資料教學
    2. 研究所推甄心得
  3. 資工課程介紹

    1. 交大修課心得
    2. 資夢

台大資工九十八學年度甄試入學,程式設計考題

這次參加台大資工的二階甄試,選擇了據說很難的程式設計。結果雖然大致上解出了每個問題,但似乎都有些粗心的小錯誤。不知道會得幾分呀?

C++
題目共有四題,每題 25 分,要在三小時內解完。

我解完前三題時好像還剩下許多時間,然而第四題一直想不到好的解法。回頭看看前三題,抓出了一些小錯誤,想不到最後還是有沒發現的疏忽啊。然後雖然寫出了可能行的通的第四題解法,不過似乎會在某些情況下陷入無限迴圈呢。

註:其實我不太記得題目,以下乃參考他人分享而來,可能和原題目有出入,但意思上大致是不變的。如果對此種程式解題的形式不熟悉,可參考:〈練習程式解題〉

一、吊死鬼遊戲

吊死鬼猜單字遊戲,給你答案字串(長度<=10)及玩家猜的字母,印出遊戲每個步驟所顯示的字串。

尚未被猜出的字以 * 表示,已猜出的則顯示字母。

輸入的第一行是要猜的單字,接下來的每一行會有一個字母,表示玩家每次猜的字母。

輸出的每一行為遊戲的狀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Sample Input:

hangman
a
n
g
p
h
t

Sample Output:

\*\*\*\*\*\*\*
\*a\*\*\*a\*
\*an\*\*an
\*ang\*an
\*ang\*an
hang\*an
hang\*an

這題很簡單,我用最直接的寫法:把字串讀入一陣列,接著再依序讀入每個猜測字母,從 0 到字串尾逐字掃描,遇到相同的字母就把另一個預先設的***字串中同一位置以此字母取代。

當然理論上用 strchr 會比較快啦,不過測資那麼小,應該沒差。

二、分數計算

輸入是一行分數的運算式,其中分數最多 5 個,運算子只有 + 和 - ,請輸出運算結果。

分數格式為 X/Y (X,Y為小於100的正整數),內無空格,分數和運算子間均有一空格隔開。

輸出需為最簡分數,有負號請加在分子。

1
2
3
4
5
6
7
Sample Input:

1/2 + 1/3 - 1/6

Sample Output:

2/3

這題如果答案出現整數的話不知道該如何輸出才好,雖然題目好像說答案是「分數」啦。另外就是,分母可能出現非常大的數字,可是我只有用 int 宣告變數,裝不下那麼大的數字,若真有此種測資,則就會輸出錯誤了。

三、排列

給你N(1<=N<=9)個相異的 4-byte 整數,請按大小順序輸出所有排列可能。

輸入的第一行為整數 N ,第二行則有N個相異整數。

按大小順序,一行一個,輸出所有排列可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ample Input:

4
30 10 20 40

Sample Output:

10 20 30 40
10 20 40 30
10 30 20 40
10 30 40 20
10 40 20 30
10 40 30 20
20 10 30 40
20 10 40 30
20 30 10 40
20 30 40 10
20 40 10 30
20 40 30 10
30 10 20 40
30 10 40 20
30 20 10 40
30 20 40 10
30 40 10 20
30 40 20 10
40 10 20 30
40 10 30 20
40 20 10 30
40 20 30 10
40 30 10 20
40 30 20 10

重點在於, 4-byte 整數用 int 還是裝不下,至少要用 unsigned int 才行,可是我還是用了 int 啊啊啊!當時好像以為它是 4-bit 整數!?

因為測資很小,所以用了偷懶的 next_permutation ,沒五分鐘就寫完這題了。

四、找群

有編號1~N的N個人(1<=N<=22),若其中一群人彼此都是朋友,則這群人就稱為一個群。

輸入的第一行為N,接下來每一行有兩個數字 a, b ,表示 a 和 b 是朋友。

輸出最大的群之人數。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Sample Input:

4
1 2
2 3
3 1
1 4

Sample Output:

3

整體而言,實在不知道考得好還是不好。唉唉唉。

相關文章

古都馬拉松小記

前陣子參加了台南古都馬拉松,10.4km。

想一想其實上了高中之後我已經很少跑步了,突然要跑個十公里還真是挺嚇人的,實際上我對十公里還真是沒有很好的概念。就剛好化學老師邀大家去跑古都馬拉松,我就報名了,想想還真是個勇敢的決定

真正跑起來倒還好,維持著緩慢的速度,其實並不怎麼喘。實際上,整段路程我都沒有讓自己變得太喘。真正的挑戰來自雙腿,隨著路程加長,酸痛的感覺不斷加強,果然是在向我抱怨突然加給他的龐大工作量吧。憑藉著一股意志力,我還是以同樣的跑步速度撐完全程。

沒有用走的大概也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吧,有些同學雖然常常走一段路休息,讓我可以超越他,但每次他一跑起來就又超越我了,最後也比我早到終點啊。

最後還是有在規定的 1 小時 30 分鐘內完成,也拿到了一張努力過的證明!

要離開前,很幸運的碰上了好久不見的朋友。我們一起聊聊天,也拍了幾些照片。不過最後我很笨的找不到自己的腳踏車,還讓她們等了我許久,真是對不起!

搶救國文非得增加文言文比例與上課時數嗎?

wall

註1:對於一般人該不該學文言文,其實我並沒有定見。然而教學方法上,我無法認同我所經歷過的國文課。而增加文言文比例似乎會助長我所不認同的教學方法。

2009-04-06 註2:當然對於小學生而言,字詞的講解也許是必要的,但隨著心智成長,同樣的教法已無法提供足過的挑戰性,而枯燥是會毀了一堂課的。

最近聽說教育部打算增加高中文言文的比例並增加國文節數,雖說是以搶救莘莘學子為出發點,但我以為這樣並不會有太大的幫助。

為什麼這樣說呢?從一個學生的立場來看,國文課本身其實對國文能力的培養並不具有無可取代的益處,至少在我的觀察來說是如此。從文言文與白話文教學模式的不同就可以稍微理解一些事情,在台南一中,白話文通常老師是不教的,而是讓同學自行閱讀,文言文則占據了大半的時間。

可想而知,上課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解釋每個字詞與句子的意思。是呀,不是本來就該這樣嗎?但難道字詞的解釋我們不能自行看書學習嗎?是的,也許不能完全做到,也許有的人確實不能。但如此一來,國文課相對其他自然學科,就佔了非常不利的位置。數學課時,如果老師教的太慢,我還可以多算幾道題目。如果我的解法和老師不同,我可以提出我的想法,或自己選擇該怎麼算。而聽老師講解時,我不只是聽而已,我還可以自己演算一遍。但國文課呢?老師教的太慢,我可以自己往前看嗎?單純理解字句,並不是一種像解題般深入而複雜的思考,這意味著我將難以屏除老師講解的聲音。而聽老師講解時,我幾乎就只是聽而已,抄寫只會讓腦子更加空白,完全無法提供心智足夠的刺激。

我當然可以開始思考文章的意境乃至於和作者辯論與對話,但一但心中充滿了哲學與文學的對話之時,這節課通常也不用上了,特別是不能和大家討論之時──還那麼多字詞要解釋,怎有時間胡扯呢?──思考是好事,但以台灣的高中國文教育來說,似乎不可能把整堂課拿來思考與討論。

從某個角度看來,國文課向來不鼓勵人思考。所以當你以為某篇文章也許也可以這樣或那樣解釋時,你還是得接受前人所定的解釋。特別是當這種爭議成為考題之時,心中的無奈真是無可言喻。

於是我發現,那隠晦的語感或國文能力,只能從大量閱讀中求得。就像想寫好作文一定得不斷練習一樣,一定得自己在文學之海奮力航行一段時間才能有所進步。

不禁開始遐想,也許減少上課節數並把多出的時間拿來閱讀搞不好反而能增進國文能力呢。

至於文言文是否與生活脫節這事,我就不多加著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