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國際英語辯論賽

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882870695065136

怎麼說起呢,就在報名截止前夕,聽到之前在「第八屆文藻英語辯論培訓坊」認識的 Pin-Hsuan 在找隊友,然後不知不覺就成軍了 :)

回憶起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其實很早之前就知道 NEAO 2014 會辦在台大。難得有國際賽辦在自己的學校,假設是要自己花錢出國比賽我大概就會卻步了。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一生一次的機會。只是總覺得自己在英辯上其實也沒有太強,二方面碩士生涯實在也太忙碌了,根本也不會有時間可以練習。嘿,所以到底會如何呢?

Pre-NEAO Workshop

一開始先參加了賽前工作坊,惡補一下英辯。但感覺好像也是某種溫馨的朋友會面,見到不少舊面孔。想起來這些年在英辯的過程真的認識了好多不同領域的人呢。

不知是否是因為老態龍鍾,這幾年已經沒有感受到當初「第八屆英辯坊」時能看見所有元素的綜觀全局觀點。反而總是掙扎著想論點,也無法順利理解對方的論點。

於是工作坊結束後,又相約練了幾場,期望比賽時能夠有好一點的狀態。

一連串的不思議

比賽一開始就是一陣忙亂,我竟然不小心看錯了隊名和位置,準備到了反面的論點。到了教室才發現沒有我們的位置。趕緊趕到正確的教室,還好還沒開始,而且我們是下家的位置,還能在比賽中準備一下。

然後在 EFL break announcement 時聽到有一個隊伍以完全同分的姿態跟最後一個 break team 不斷比對各種標準,最後才落選。想不到竟然就是我們。結果決賽當天因為有隊伍沒出現,所以我們本來可以晉級了,不過我們自己也沒出現。(笑)

所謂的國際賽

整個比賽最開心的大概是可以見識各式各樣高強的辯士吧。雖然一開始就落分太多以至於沒有機會跟強者對決,不過在最後一天還是觀賞了各種有趣的比賽。最後的決賽也是非常精彩刺激呢。

然後再次閱讀

或許因為辯題開始深入,這次還是有著跟「第九屆英辯坊」時一樣的感想:浩瀚書海裡的知識,真的有許多可以參考借鏡。

像是一開始遇到的 opt out from state pension system,直覺上就想到暑假通勤時用 Kindle 看完的 Nudge 和當時才剛看完的 Thinking, Fast and Slow 裡頭對 retirement savings 的敘述。

總覺得裡頭有提到很多人即使明明是想要 pension 的,卻也會因各種原因而導致最後沒有 opt in(因為他們需要花很大力氣對抗惰性和思考盲點,而很可能會對抗失敗),假設可以證明這點的話,或許就可以說反方其實才真正的保護了這種人的選擇權,而在正方的世界裡其實因為兩面選擇的困難度有很大差別,所以傷害了這部分人的選擇權。

這樣或許就有機會在正方一定會打的 freedom of choice 上打平了也說不定。只可惜想了許久還是想不出如何有具體的論點,所以最後還是走回雖然可能傷害自由權,可是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合理的老路。

後來更有 Nudge 直接變成了論題,感覺上只要直接把書中的所有論點拿來用就可以了。然後是 allow individual to trade the right to sue to third parties,好像在 Thinking, Fast and Slow 裡討論 decision weight 時也有提到為什麼這種情況可以發生。提到 abolish judicial review 時就會慶幸以前修過憲法通識課,所以還稍微聽的懂一點。

然後或許是因為看完 Thinking, Fast and Slow 以後會有一種這世界實在太隨機的想法。所以在聽 TH prefers individuals to have the same traits received at birth 的辯題時,總會對於正方認為抹除一切先天差異就可以讓真正有意義的差異被顯現出來這點有點反駁。

無論是外在的隨機像是選課時的亂數分班,又或是內在的隨機像是今天隨意選了走的方向。這些看似微小的隨機其實決定了我們會遇見什麼人,更可能改變人生的方向。原本決定未來的同時有這些隨機和自己的本質。一旦將本質的差異抹除,剩下的東西不就是隨機了嗎。

可是被抹除的東西是什麼呢?意義又在哪裡呢?想了許久卻無果。

事後 Pin-Hsuan 還是像以前一樣好學的繼續討論出現的辯題,讓我又重新想過一回。這時突然記起不知是誰說過,大部分的自然科學研究的是 how,但有一門學科研究的是 why,那就是演化論。然後就意識到,如果說正方認為個人的人生經歷與歷史是有意義的東西,那麼上億年的演化經歷與歷史不也可以被當成是有意義的東西嗎。然後畢竟我看的第一本演化書籍正是 Richard Dawkins 寫的《自私的基因》,也很自然的想到利用 gene-centred view of evolution,把基因變成討論的主體,那基因本身就變成了意義的承載體了。

於是就有了個 tricky 的說法可以直接挑戰正方的價值觀:「每個辯士、評審、工作人員經過不斷的努力提昇自己,最後在 NEAO 上匯聚一堂。這時候說 NEAO,作為我們的集合,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成員,而這些成員都是 arbitrary 的。這種說法實在很沒有意義。因為 NEAO 正是所有成員意志的集合體。同樣的道理,每個基因也是經過上億年的努力、對抗天擇並存續下來不斷傳承,最後才集合到一個個體身上的,每個人都是這上億年意志的合體,怎麼會是 arbitrary?」

既然已經想到演化論,那對於反方說的 social ineffectiveness 也很自然的會想到可以利用類似 Red Queen Hypothesis 的精神去反駁就算是平手還是會有動機努力。

雖然在實際的辯論中可能還是很難用這種 tricky 的論點得勝,不過像這樣整理知識並想出新論點的過程實在很令人享受。真的除了英辯以外實在很難有機會讓我運用這些到處看來的奇怪冷知識啊(笑)。遺憾的是我是個完全不看最重要的時事的壞小孩,所以真的辯起來又總是無法有實際例子,失去了血肉。

前行

就像某位朋友說的,這有點像是懷舊式的回顧。真的很感謝一路上遇見的好多人,讓我能有這樣小小的回憶。感謝工作人員辛勞的付出。也特別感謝我的夥伴,如果不是妳我大概也不會有機會參賽,在比賽中也受到各種幫助。

NEAO 結束後,再次被研究生活所吞噬,也好久沒有去英辯社了。回想起來英辯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真的帶給我不少東西呢。只是未來不曉得是否還有機會在人生的道路上再次相遇呢?先往前走再說吧!

ne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