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偷偷混進了英辯的活動,懷念了一下過往時光。在休息的時候突然有人搭起話來,聊著聊著就聊到為何要來英辯呢?1

「因為平常太壓抑了,難得可以發洩一下。哈哈」

「好特別喔。一般不是要覺得英辯壓力很大嗎!怎麼反過來覺得很抒壓。」

雖然有點難解釋,不過其實我還真的認真的想過這件事要怎麼解釋。

首先是英語。

平常因為個性的限制,總是怕東怕西。對我來說語言是有重量的,說出的話就形成了某種形式的承諾與限制2。由於太過沈重,所以除非我故意去克服,否則自然狀態下我通常會偏向不確定和語帶保留的語氣。

但是如果是用英語之類的不熟悉的語言的話,其實我就感覺不到語言背後的重量了。(!)

也因此,即使比較無法熟練的操作語言的力量,卻反而可以更自由操作語言的力量。因為即使隨便亂來,也不會那麼強烈的感受到羞恥構成的枷鎖。

此外,辯論的環境也是個原因。

因為在那樣完全架空的世界裡,可以更自由的變換立場,操作不同的思考模式,測試不同的邏輯思路。而幾乎不用考慮太多後遺症。那是一個可以安全「練習」的環境。

是呀,只要說是練習,彷彿就能突破原本的限制。

記得大學時曾經這種心態發揮到極致,在某個比賽時雖然根本什麼都沒做,但卻因為覺得上台演示作品也是個很好的練習。就硬把一些其實根本沒什麼的功能用很華麗的語氣介紹了一下。直到發現隊友都用眼神表示該快點下台了才發現有點得意忘形了。

事後因為羞愧感湧了上來,還認真的寫了道歉信給評審,雖說也沒人回,大概也不見得有被看到吧。

其實這實在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但每次只要想起它就會覺得,不管遇上什麼事,只要成功轉換成練習心態的話,一定就能超越羞恥感,打破原本的道德枷鎖,做到原本做不到的事吧。

而利用短暫脫離羞恥感的狀態好好練習,或許就能變成更強大的存在,擴大自己的舒適圈,使得下次即使不再如此掙扎,也能做到原本做不到的事了呢。

對於我來說,英辯的感覺就有點像這樣,是個暫時可以擺脫平時壟罩的壓抑感與羞恥感,短暫得到練習心態,並藉此成長的機會3。是讓自己能夠看見自己展翅飛翔可能性的瞬間呢。

chess.jpg

  1. 實際上我已經忘記這段對話的實際內容了 XD。 [return]
  2. 「對我來說,與人的連結,與對話,產生了某種無法忽視的承諾與壓力,使得自己即使不完全相信別人的意見,還是會深受他人影響。」 [return]
  3. 寫到這裡突然覺得,如果本文的分析真的正確的話。理論上我應該會有一定的機率也喜歡演戲才是。因為乍看之下這好像也是一種可以自由練習更多平時無法練習的表情動作的活動。只可惜人生已活到這個階段,也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測試這種可能性了。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