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參加「U19 獎創意.闖未來」的作品,只有初選入圍~~

嗯嗯,下一屆再接再厲。

dna

1.

一把刀子靠在她凸起的肚子上,劃開一道血紅的傷口,一雙戴著白色手套的手把肚皮翻開來,接著再劃上一刀,一層一層的割開肌肉。

 

 

一陣陣的鮮紅不斷流出,一個小生命正要誕生。

 

吳芸真看見醫生把自己的孩子抱了出來,放在一個事先準備的平台上,他將一種能釋放神經阻斷劑的貼片貼在嬰兒身上,再拿起一個小針筒進行注射。

他不斷確認嬰兒的心跳、血壓、腦波及神經阻斷情形,護士將輸血設備全都設置好,醫生拿起手術刀,朝嬰兒的肚子劃下。

他把嬰兒的器官一個個摘除,再換上準備好的移植用器官。

 

一個男人正隔著玻璃窗看著這一切,他正是那孩子的父親,他姓林名子豪,經過漫長的等待,孩子終於平安出生,他不由得鬆了口氣。

 

看起來會成為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呢!子豪看著嬰兒想。

 

他們把孩子取叫林雅婷,由於手術的關係,還需要幾個禮拜的時間才能領回寶寶。子豪想到外面透透氣,走到醫院大門口的時候,他突然看見了他的工作夥伴,瑞特。

那人向他走來,微微一笑,邊揮手邊喊著:「子豪!」

 

「你怎麼會來?」子豪有點驚訝。

「生產過程一切順利吧?」

 

「是啊。」

 

「我就說不必那麼緊張吧。現在的技術很先進,你應該非常清楚。」

「畢竟那是我的親生女兒啊。」子豪聳聳肩。

 

「那倒是。」

 

子豪停頓了一下:「……要不要,喝杯咖啡?坐我的車,這附近有間咖啡廳……」

 

他們走向醫院旁的停車場,兩人坐上了車,子豪開啟駕駛座前螢幕的地圖,將目的地設定為最近的咖啡廳。車子自己動了起來,很快的駛離,往道路上前進。

 

「科技是愈來愈發達,可是我們的身體卻一天比一天差了。」子豪突然說。

 

「醫療的發展,救活了無數的人,卻扭曲了我們,現在幾乎每個人都得靠著藥物才能生存了。」

 

瑞特回答:「改進的免疫系統不是已經進入實用階段了嗎?大概再幾個月政府就會通過相關審核了。」

「就和當初亞旭博士的作法一樣,注入體內將快速的取代所有的免疫細胞,他們甚至宣稱已知的微生物感染疾病都將消失,而且癌症發生率也會下降呢。」

 

 

子豪搖搖頭。

 

「都一樣的,人類的努力讓天擇完全失去了效用,再加上少子化的影響,人類的基因庫早已衰敗不堪。」

「最近不是正要通過強制避孕法案嗎,完全在基因篩檢之下採取人工受孕,但我看人擇不會使情況有太大的起色。」

 

「我倒不這麼認為」瑞特反駁:「再高的醫療技術也不代表天擇的效果會完全失去。」

 

「這就有點像環境不同了。而且科技本身不也是一種演化的延伸嗎?沒有必要非得打基因的主意……再說這方面的道德爭議實在太大,別忘了亞旭的下場。」

 

 

子豪閉上眼睛,靜默不語。

 

 

亞旭,一個毀譽參半的天才。

他透過基因將免疫細胞上與HIV感染密切相關的CD4受體做了細微的修改,使病毒不得其門而入。同時找出了調整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MHC)的基因位置,得以製造不受身體排斥的細胞,並透過一道特殊的機制讓修改後的免疫細胞注入身體後快速的取代原先的細胞。

植入外部細胞作為治療是從來都沒有人想過的,他的研究使得治癒愛滋病不再只是個夢想。

 

然而他的野心不只如此,他為了直接將修正的基因殖入下一代,又重新展開實驗。

 

剛開始整件事是完全秘密進行,他為了避免道德的問題,修改了實驗體的基因,使得產下的嬰兒將不會產生大腦,然而,這反而成為最大的敗筆。

亞旭也許是太過著急了,忽略了大腦在成長上的重要地位,使得他的實驗完全失敗。更嚴重的是,產下沒有大腦、不會思考的孩子,對當事人造成很大的壓力,終於有人向外界吐露了亞旭正在進行的實驗。消息一經曝光,立刻引起群眾譁然,民眾強烈要求亞旭停止實驗,各界譴責的聲浪紛至沓來,甚至有人憤而砸毀亞旭的實驗室。

 

此事一過,亞旭便沉寂了,他不再有任何振奮人心的發現。

 

然而,他對基因工程的貢獻是不可抹滅的,由於他對MHC的研究,現今人們得以不必直接採用患者的細胞來進行器官複製,而愛滋病更是幾乎絕跡了。

 

 

 

「我實在無法接受每個人都那麼痛苦的活著。」子豪喃喃說道:「這幾年來,我們早已掌握了必要的技術。基因改造是有風險,但顯然不會比現在繁複的醫療程序更高。」

 

 

瑞特回答:「人類一向不是理性的動物。」

 

「所謂的道德是就感覺而言。」

 

 

「就像以前還沒透過電腦控制車輛的時候,人們也從來不會注意到車禍中喪生的人比起死於飛機事故的多了好幾倍,不是嗎?」

 

子豪和瑞特其實都有基因工程學的背景,他們正合作研究人造子宮。

這方面的實驗一直被各界看好,人們認為,在胚胎成長時替換細胞,將可以安全的取代出生後的手術,另一方面,人造子宮也能使男同性戀得以不必透過代理孕母來產下下一代,他們將和女孩擁有同樣的自由。

子豪和瑞特結合了電腦與生物科技創造出的人造子宮可以透過電腦螢幕完整的監控所有的一切,可以說是相當成功,他們正打算在最近發表研究成果。

 

「或許這技術能運用在畜牧業上?」子豪曾說。

「不,」瑞特說:「他們要的只是肉而已,雖然還沒有人這麼做,但透過簡單的器官培養即可做到。」

「想想看,媒體也許會如此報導——本世紀最慈悲的生物科技!素食者不再有殺生顧慮……」

子豪聽了笑了出來。

 

 

2.

子豪回到醫院,隔著玻璃,他看見雅婷的身上插滿大大小小的管子,躺在電腦監控的玻璃箱裡。他不由得嘆了口氣。

 

突然間,他聽見說話的聲音,那像是女子發出的,走廊上傳來了腳步聲,子豪轉過身,看見一男一女正在交談。他覺得那女子很眼熟,他腦中驀地浮現一個名字。

 

「張夕月!」他脫口而出。

 

那女子轉過頭來,像是吃了一驚:「林子豪?」

夕月和那男人並肩走了過來,原來子豪以前讀大學的時候和夕月是同學,當初他們是很好的朋友,只是後來不知怎麼便斷了聯絡。

夕月先開口:「你在這裡,是在看小孩嗎?」

「是啊。」子豪指著玻璃內的嬰兒:「他是我的女兒,叫雅婷。」

夕月仔細觀察孩子,若有所思地說:「好可愛……真羨慕你啊。」

 

「想不到這麼久不見了,你都已經當爸爸了。」

 

「……對了,妳怎麼會在這裡?」子豪問。

「我和我丈夫文柏來做基因篩檢……」

 

子豪說道:「基因篩檢?原來妳也要當媽媽了啊。」

「不。」夕月回答:「我們的基因不合格……」夕月的臉顯得十分傷心。

看著夕月的表情,子豪不禁陷入了思考之中。

 

 

 

他又想起雅婷出生的情形,他的腦中浮現了一個想法,他試著不去想它,但卻沒有辦法。

 

 

「夕月,關於孩子的問題……」

 

「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想或許可以透過基因工程來修正缺陷。」

「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瘋狂,如果你們覺得不妥的話,就當作我沒說過吧。」

 

夕月不禁動心了,他是多麼的想要一個孩子。

「那孩子要在哪裡出生?醫院會允許嗎?」她問。

 

子豪回答:「事實上,我和瑞特研究的人造子宮正要申請進行人類實驗。現在開始準備應該來得及趕上,只要混在其他的受試者當中就行了。」

「好。」夕月下定決心。

 

3.

子豪回到實驗室,整理自己長久以來的研究資料,這當中整合了各界對基因的先進研究,包括新型的免疫系統、強化的消化系統等等。他深信現在的情形和亞旭那時不同了,累積數百年的研究,使得人類對基因的瞭解已經十分透徹,而面對人類基因的一再衰敗,找出因應對策絕對是刻不容緩。

子豪取得文柏和夕月的精、卵細胞後,他先結合雙方的染色體,再放入一臺機器之中,那上面裝載了數個奈米針頭,利用特殊的酵素置換DNA上的鹼基,子豪慢慢的修改,花了近一年的時間才完成,子豪再三檢視,因為任何錯誤造成的後果都是無法承擔的。

 

「我已經取好她的名字了喔,就叫鄭文心,好聽嗎?」當夕月看到她的女兒平安出生時,簡直欣喜若狂。

子豪的心情和夕月是一樣的,他終於走到這一步,他感到有點興奮。

 

「我想還是要觀察許多年,才能確定沒有問題。」子豪提醒。

「我知道。」夕月說。

時光飛逝,一年一年過去了,子豪繼續進行改造人類基因的研究,而文心也平平安安的長大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平順,但看似平靜的海面下,其實隱藏著波濤洶湧。

 

那一天,文柏突然昏倒了。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讓夕月嚇壞了,她知道丈夫的身體不好,但突然昏倒卻是第一次發生。她打電話叫了醫生,文心也暫時不去學校了。

 

醫師拿起文柏的資料看著。

 

 

「這是我開的藥,每天都吃要一包。」醫生說。

 

「每個禮拜回醫院檢查,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大礙。」

 

 

夕月向醫師道謝,醫生仔細看了一下文柏的資料表,又看看文心。

「你們生了小孩嗎?」醫生問文柏。

「是的。」文柏回答。

醫生似乎感到很疑惑,他指著資料表說:「可是這上面寫說你的基因不合格啊?」

聽到這話,夕月嚇了一跳,她拉著丈夫和孩子往外便走。

 

「等等,別走!」醫師站了起來。

 

 

這是平衡點開始轉移的時刻。

 

下午,子豪家前。

 

「你就是林子豪先生嗎?」

「你是不是使用基因改造技術成功製造了一個小孩呢?」

 

「鄭文柏夫婦原本不能生育,是不是經過你的幫忙才產下一女呢?」

 

在媒體的大肆報導之下,子豪很快成為國際注目的焦點。

許多人透過電視譴責子豪所做的一切,他們認為這麼做是錯的。

 

「人不能充當上帝。」人們說著。

 

部份學者擔心,即使現在文心十分健康,再過二、三十年,也許她的身體會產生無法預料的變化。

但也有人認同子豪的作法,瑞特就是其中之一。

「這不是創造生命,只是一種醫療行為。」瑞特為子豪辯解。

 

對於子豪來說,現在無疑是最棘手的狀況,他知道這一天會到來,但想不到會那麼快,那麼令人意外。

 

「事情竟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子豪的腦中千頭萬緒,想著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瑞特說道:「你竟然瞞著我透過人造子宮做出這種事情。」

「抱歉。」子豪低下頭。

子豪沉吟了好一陣子。

 

「我不想讓所有努力付諸流水。」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人類的未來只能寄託在基因技術之上。」

「我想開一場記者會。」

 

 

「我想把我的想法告訴大家。」

 

 

隔天晚上,瑞特打開了電視,他相信子豪這次的記者會將對人們是否能接受基因改造生子產生關鍵性影響。

「感覺,一向是影響判斷的因素之一。」他告訴自己。

子豪開始說了:「我想大家都知道了,我在多年前為一對夫婦的孩子修改了許多缺陷的基因。」

「這很自然,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能健康的長大。其實修改基因並不新鮮——我們每個人在產下下一代之時,DNA都會經過重組、改變。透過基因工程只不過是讓這個過程更準確、更有意義罷了……」

 

瑞特閉上眼睛,等待一切發酵。

 

只是,當隔天瑞特重新打開電視時,他卻傻眼了。

 

 

「……林子豪博士的女兒遭人擄走,犯人聲稱林子豪做的事是惡魔的行為,他要求立刻停止所有實驗,並毀去所有資料。目前警方已尋獲犯人住所,進行攻堅……」

 

「到底誰才是惡魔?」瑞特不禁說道。

 

 

此時子豪正開著車,和芸真一起趕往現場,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接起電話。

「喂?」

他聽見夕月慌張的聲音:「子豪?文……文心不見了!」

 

「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子豪的內心亂成一團。

 

 

子豪的車,到達警察攻堅之所。

芸真衝了出去,只見一名男子站在那裡,一把尖刀,抵著雅婷的脖子。

 

「不要阻止我!」男子大喊。

「你們也要幫他嗎?幫那個惡魔嗎?」

 

「他有沒有想過孩子的想法?孩子根本不是自願被生下來的,他怎麼能因為自己的私利,把生命踐踏在自己腳下!」

子豪走下車,那男子看到他後,更加激動了:「就是你,你這惡魔!」

 

「今天我就把你女兒給殺了,讓你知道玩弄生命是多麼罪過!」

 

 

 

 

刀子靠近雅婷的脖子,一道鮮血流了下來……!

 

 

 

 

 

 

 

5.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在那之後,雖然反對的聲音一直沒有消失,大家還是漸漸接受了基因改造的想法,尤其被斷定不能生子的人更是澈底擁抱了此一技術。

我爸爸可以說是非常幸運,他也許沒有像亞旭一樣的聰明才智,但他生在一個對的時代,憑藉前人的智慧,做成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雅婷!妳看我幫孩子買了什麼!」

 

文心突然拉著兩個孩子的手出現在我眼前,我仔細看了一下,他為孩子穿上了好可愛的衣服啊。望見孩子臉上一副被強迫的樣子,我忍不住露出笑容。

 

我現在真的好幸福,能和我愛的人生活在一起,真的好開心。其實我們都很幸運吧?關於活著這件事。

 

 

我永遠不會忘記文心那天說的話。

 

 

正當挾持我的人正和警察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女孩突然大喊:

 

 

 

「不是的!」

 

 

「我……我就是那個基因改造後所生下的孩子!」

 

 

「當我剛得知的時候確實很驚愕,我也以為同學會排擠我。」

 

 

「但他們願意接納我,我真的很感動……是的,我的確不是自願被生下來的,但又有誰是呢?對我而言,生命是種賜予,我很感謝大家,很感謝林子豪先生,很感謝我爸媽。」

 

「我覺得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奇蹟……我很高興自己能活在這個世界上……!和朋友聊天、玩耍、讀書……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很幸運、很幸運……」

 

她哭著,哭得很激動。

 

 

甚至連挾持我的人也落下了眼淚。

 

 

 

 

 

 

我想,她和我的相遇一定也是一場奇蹟吧?